漫天雪花飘落,北地大草原披上了一层银色的被子。

北征柔然的大军被困住了。

因为下了雪,周围一片白茫茫的,不辨路途,再加上北地严寒,军士难耐,大军北征的计划就被拖住了。

这就苦了后勤的辎重官。

十万大军,人吃马嚼,每天都是一个恐怖的数字,若是单纯休整几日还好,但是看天气,这一冬都不要想开拔了。

一冬天的粮草供应,后勤辎重营老范感觉自己要崩溃了。

中军帐内,老范围着火炉,向苏路诉苦。

“督帅,南边来的路已经结冰了,路面难走,运送辎重的队伍又要晚上十来天,王爷啊,咱们的粮草储备是越来越少了。”

老范苦着脸,快哭了。

不但是北征的路没法走,就连南面运送辎重过来的路也没法走了。

苏路放下手上的军务册子,无语的看了老范一眼:

“运送辎重又不是什么要命的事儿,北地人民在冬天怎么运送东西的,你就不会打问一下,弄些个能在雪地上滑动的雪橇,滑子,运送起来不要太简单。”

老范一脸懵逼,不明白什么是雪橇,滑子。

苏路说了一遍,看老范一脸迷糊,正要拉过纸笔过来,老范突然嗷的一声跳了起来。

“我、我被炉子烫腿了。”

老范一脸讪讪的说着,不过他双眼闪烁了光。

“王爷,您说要是用飞鸟运送辎重,会不会方便一些。”

“据末将所知,咱们有那种飞鸟,能运送十几个人,若是装粮草,肯定也装不少,而且若是能把飞鸟再扩大一些,能够运送的粮草就更多了。”

苏路意兴阑珊,这个老范,土鳖的法子还没搞明白,就想着要弄高科技了。

“行,我本来就有这方面的计划,原来的飞鸟营淘汰下来不少飞鸟兵,驾驭这种运输辎重的飞鸟,倒是正合适。”

老范一拍大腿,兴奋的说着:“王爷,末将这就去找飞鸟营去,公主殿下肯定支持臣的想法。”

不等苏路搭话,老范就一溜烟的窜了出去,寒风夹着雪花顺着掀开的帘子飞了进来,让苏路下面的话又咽了回去。

管他老范去死,想折腾就折腾去吧,这北地的冬天是他娘的真冷。

苏路把椅子又朝着火炉靠了靠,继续拿起军务册子,开始批阅。

“呼”

帘子再次被掀开,苏云身上裹着寒风冲了进来,棉帽子上满是雪花,脸颊上满是激动的红晕。

“哥,我想到了一种新式飞鸟,你得出钱给我试制。”

苏路没有抬头,继续批阅军务册子,虽然是冬天,但是这训练不能停,至于苏云,肯定是刚才老范说的运输飞鸟,只要提到飞鸟,苏云就来了兴趣,现在肯定在谋算着怎么坑军中的钱呢。

苏云看苏路不搭话,四下瞧了瞧,见帐内空牢牢的,只有两个侍卫,其余的主薄文书都出去训练了,索性也拖了一把椅子过来,在火炉旁边坐定。

“哥,真元道长改良过的新式飞鸟,能够飞天的高度超过一百丈,飞行距离更是达到了五十里路以上,我想如果把内息转换柜做的更大一些,内里的结构做的更精细一些,这飞鸟会不会飞的更高,或者飞的更远。”

“可能飞的更远,但是更高的希望不大。”

苏路放下军务册子说着,这是飞鸟未来的一个改进方向,自家不在这方面做改进,泰西人肯定也会进行改进的,他们既然有科学院,肯定就不会只是一个摆设。

苏云惊讶的看了苏路一眼:“还没有制作出来,哥你就知道了?”

“能飞远,肯定就能飞的更高,我觉着哥你说的不对。”

苏路挥了挥手:“行行行,你去找真元道长,让他试试,不超过一万两,我就批。”

苏云一拍巴掌:“太好了,老范肯出一万两,用来改善辎重运输,哥你出一万两,回头我再从咱们府里匀出来一万两,这更大的内息转换柜肯定成了。”

苏云说着,兴奋的转身就走,去后营找真元道长去了。

十五天后,更大的内息转换柜制造出来了,因为大军无事,在全军上下协同配合下,更大的飞鸟也被制作出来了。

看着几乎一个营帐大小的飞鸟,苏路有些头晕。

“真元道长,你确定这飞鸟能飞起来?”

真元老道的手摩挲着飞鸟,脸上也满是忐忑:“不好说啊,虽然内息转换柜做的更精细了,内息转换的分量也更高了,但是究竟能飞起多少重量的飞鸟,老道心里实在没底啊。”

苏路也有些头疼,缺少专业人士就是不行啊,以前自己做研发,从来都是根据实际,先假定要达到的目标,然后再进行实际设计,一般的设计余量都要达到要求的一倍余量甚至更多。

现在倒好,老道直接摸着石头就开始过河,根本不管这河对岸是不是自家的目的地,就更不要提余量的事儿了。

“先配套安装吧。”

苏路吩咐着说了,成或者不成,都是积累经验了。

内息转换柜安装完毕,开始进行飞鸟的初次调试,真元老道钻了进去,一番内息度入,确信了飞鸟内部的内息转换通道正常流畅,就从飞鸟内跳了出来。

苏云灵巧的钻了进去,麻溜的握住了操控杆,度入内息,开始催动飞鸟。

“呼呼呼”

巨大的飞鸟翅膀扇动,周围的白雪被吹的乱飞,雪粒子打在脸上,一阵阵的生疼。

慢慢的,飞鸟开始拔升,不过出乎众人意料的是,飞鸟只是略略飞起了十五六米高,就彻底歇菜了,悬停在空中,任凭苏云怎么度入内息,就是不再升高了。

真元老道捏着胡须,脸上满是惊愕,怎么会是这么个情况,按照正常来讲,这玩意飞上个二百丈是一点问题也没有啊。

这尼玛才飞了不到十丈啊!

“试试能飞多远?”

老道催促着苏云说了。

飞鸟在空中飞出了一百米,然后就缓缓落了下来。

“公主殿下还有多少内息可用?”

老道问着苏云说了。

苏云双手一错,一股掌力喷薄而出,在雪地上砸出两个大手印,苏云从兜里拿出一个小尺子,测了测深坑。

“应该还能飞上三四个时辰”

苏云有些迟疑,按照往日里的计算,应该是能再飞八个时辰,但是自己内息没增加,这飞鸟怎么可能能飞这么长时间。

苏路看着堪比营房大小的飞鸟,眼睛一亮。

若是能飞四个时辰,也就是八个小时,就算苏云内息高,普通飞鸟兵内息差一些,那也能飞上五个小时左右,四个飞鸟兵交替,这飞鸟就能飞二十个小时。

二十个小时,就算这飞鸟飞的再慢,也能从玉门飞到汉水城这儿了。

是个运送货物的好东西啊。

若是再扩展一下,用来南北通商,那些贵重的毛皮、珍珠,丝绸,时令的水果,一下就能从南到北,这里面的价值可是不可估量的。

这可是军转民用的好机会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