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站到右边,这就表示都愿追随刘显办事,这让刘显的心里大喜。

    “很好,你们以后,都不用去领取那些粥食了,我们另外开伙,能吃上干的,还有菜有肉,都管饱。这样,也仅只是眼下的情况才如此,只能管你们吃的。等过段时间,环境好了起来之后,你们都会有工钱,按月结,每月结算一次工钱。”

    刘显没跟他们说什么事,先让他们知道追随自己的福利。现在是他们最为困苦艰难的时候,为他们解决目前的饥饿问题,还给他们一个看得见的未来,这些人还不心甘情愿的为刘显忠心办事?

    “太好了,谢谢公子,不,谢少主!”

    “谢谢少主!”

    这些不管是真正的读书人还是仅只是识字的人,全都跪到了地上,对刘显感激涕零。

    刘显虚抬着手,让他们都起来。

    “大家也都别高兴太早,你们都会有一个观察期的,如果在这个观察期间,你们没能把事做好,那么不好意思,你这人我不能启用。另外,你们每一个人,都给我用书面的形式,把自己的个人出身来历都写出来,特别是你们都擅长些什么,这个也都要写出来,注意,这个人擅长方面,没有特别的限制,不管是什么的特长技能都可以,因为本公子会量才任用。”

    “另外,你们也别想给我弄虚作假,因为本公子会派人对你们所述的出身来历进行核实的,如果有假,那也会弃用。”刘显说到这里,突然眼光一厉,自有一股威严扫视了一下在场的这些读书人,很严厉的道:“还有,曾有过作奸犯科的,杀过人的,也要坦白,可私下向本公子说明原由。本公子可以不计较你们的过去,因为本公子不是官府官兵,没有责任义务追究你们曾经犯下过的罪行。但是本公子的身边,容不下那些阴险小人,更不想身边潜伏着一些不安定的因素。当然,如果有这样的人,也不是说没有机会,本公子会根据你们的实情,而另行有安排。”

    “反正,你们所有人,追随本公子。本公子不敢说可以让你们都能够飞黄腾达,但是本公子敢说,跟着本公子,就肯定能够有你们一口吃的,永远都不至于让你们饿肚子。别的不敢说,但是本公子敢说,能让你们都成为一个富家翁还是没有问题的。”

    “吾等愿追随公子,献为公子效犬马之劳!誓死相随,忠心不二!”

    刘显对他们说完,他们全都神色一肃,齐齐跪下向刘显保证,一定会忠心相随刘显。

    其实无论说什么,都没有刘显说可以让他们吃饱来得更有说服力。

    “李元,还有你……你叫什么?”

    刘显这时指着李元,还指向另外那个说出李元的来历的人道。

    “禀公子,小人姓高名张。”

    “高张?”

    “是!”

    “好,李元和高张,你们就负责一下,统计一下一起有多少人,再收集一下他们写好的个人的资料,就在这里搞好。等搞好了,让本公子过目后,才会对你们个人进行启用。到时候,自然会交待你们要做的事。”

    “是!谨尊主公之令!”李元和高张施礼道。

    “以后称我为少主或公子,我年纪太少,暂不宜称主公。”刘显纠正了一下他们的称呼。

    “是!”

    刘显挥手,叫来了柳雪,让她带着另两个小子,前去弄多些纸笔来。

    这里本来就有纸笔,但是不多,刘显让李元和高张先拿着这些去让那些读书人先进行一个自我登记。

    刘显要对这批人进行绝对的掌控,所以还真的不能够马虎。毕竟,以后他们都会接触到自己的许多秘密,不了解清楚他们每一个人的情况,刘显还真的不敢重用,不敢引为心腹。

    刘显让他们先搞好这些工作,正打算去另外一个院子内跟那两百来个青壮说话。却见文申匆匆的走了进来。

    “文大人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

    “进屋进说。”文申的脸色有几许凝重,冲刘显打了一个眼色道。

    刘显点点头,和他一起进了屋内。

    坐下后,不待张则让人送来茶水,文申就道:“县令杨杰知道你现在布施给百姓的粮食来源就是他们交给文某的粮食了。杨杰看到现在整个杨氏县的百姓都在传扬你的名声,让他感受到了威胁,他还真的想要破坏你们的施粥行动。”

    “嗯,今天一下子的确把动静弄得太大了些。不过,粮食的事瞒不住的,他们早晚会知道。但不用担心,以目前杨氏县的情况,杨杰他们也不敢明着来搞破坏。”

    刘显很淡定,到了现在的地步,刘显也不会害怕杨杰他们来搞破坏了,因为杨氏县所有的百姓都不会同意,他当真的敢调动他所能控制的那些官兵来阻止刘显,那么就等于是逼着杨氏县的百姓暴动,并且,因为有文申、王豹这样根正苗红的官府官员的支持,杨来敢调动兵马,反而可以说是造反的行为,只要文申和王豹把情况报告上去,杨杰就等着被皇甫嵩砍头吧。区区一个杨氏县,千来人马,杨杰还真的敢翻了天?

    说实在,刘显本人,也根本不会将这什么县令杨杰的当作是对手。因为要弄倒他实在是太容易了。刘显暂时差的,就是一个属于自己的势力,让他许多的计划都没能马上开展。

    但如今不同了,这只等收服了这些人,再将那数百杨氏县的青壮训练出来,那么刘显就可以说在这个冀州之内都无惧任何人。

    “嗯,的确不用担心他会搞破坏文某利用你的那个身份,以及那巨额的利润稳住了杨杰。不过,他要求见你,要不然,他们未必会继续完成跟我们签订的粮食交付合约。”文申这时道。

    “哦?杨杰他要见我?你具体跟他说了些什么?跟我说说。”

    文申如实的对刘显说了。

    刘显听后,对文申伸出了一个大拇指道:“不错,跟这种一心想着牟利的官员以及地主土豪这些,的确就得要用更大的名头去压住他们。”

    “那刘显兄弟,要不要去见见他?”

    “见,为什么不见?还有那么多粮食没有交付,不能在这个环节上出问题。”刘显没有犹豫,同意去见杨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