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显现在很高兴,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弄到了这么多有价值的商品物资。

    这些,刘显除了想办法弄来了那一批粮食之外,基本都是不用付出任何的钱财就弄到了这批商品。这简直就等于是无本生意了,如果全数售卖出去的话,那么刘显就真正的算是赚到了在这个三国时代当中的第一桶金。

    文申和王豹亦相当的惊喜,因为他们才刚刚决定拜刘显为主,以后跟着刘显混的时候。这马上就见证了刘显这个少主的经营才华,这批货物只要转手出去,那么就赚到两千万钱左右。两千万钱,这可是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的财富。这虽然不是他们的,但却是他们的主上的,他们相信,自己的主公发达了,他们跟在后面,也肯定会有一口汤喝。

    别的不说,起码以后做一个富家翁还是没有问题的。要知道,现在刘显这个主公的刘府商队才刚刚开始发展,他们真的不敢想象,按照这样发展下去,将来刘显的财富会达到一个什么的地步。

    而李元及高张等这些投效了刘显的读书人,亦真正的震惊了。他们真的不敢想象,在这样的一个混乱的乱世时局里,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从这样的一片萧条,似乎什么都没有,人人都陷入了饥荒的环境情况之下,刘显居然可以从中挖掘得出如此巨额的财富。

    也正因为如此,他们都觉得自己的少主果然非常人,能人所不能,这才显得这个少主的聪明英明。跟着这样的一个少主,他们都觉得自己将来亦会前途无量。

    他们现在,已经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憧憬。

    但是在这些人当中,还有一个人却是很冷静,脸上甚至是有些忧色的。

    他就是梁济。

    他待众人高兴或惊叹过后,他才对刘显道:“少主,我们柳林村刘府已经积压了这么多的物资商品,这些要如何售卖出去才是最为主要的,要不然,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可是,少主你有没有想过?现在哪里可以倾售得了我们的这些商品?那些编织的箩筐这些,都不是什么特别的东西,其实一般的百姓都会自己编织,根本就不用向别人采购。这些最多就是一些大户人家需要用到少量。还有,现在一般的人家,又哪里还有钱买这些东西?有钱都拿去买吃的了。那些衣物也是一样的道理,现在哪里还有人有钱买我们的这些衣服啊?”

    “另外……”梁济说着,脸色有些难看的补充道:“得要提醒一下少主,我们这一次所制作出来的这些衣服,质量方面还可以,但是,看上去却不怎么好看,显得太普通。是那种好用却不好看的衣服。这些,也是我们这一时没能搞好染布坊,使得颜色方面不太成熟,看上去,就有些显旧的样子。”

    刘显听了却没所谓的摆摆手道:“外叔公,这些都不用担心。只要是能用的东西,可以用的,好用的就行。我们干跑商的,肯定得要多想想办法,多了解了解各地的情况,哪里需要我们就到哪里去。何况,有些东西,我们可是长久生意,并不需要说一次性就将所有积压下来的商品一次过抛售掉。”

    “现在嘛,其实什么物资都会欠缺,最欠缺的只是钱。如果大家都恢复了正常的生活秩序,有了积畜,那么就会有钱买我们的东西了。”

    刘显说着,对众人道:“最为重要的,这跑商的事,可并不是我刘显一个人的事,也关乎到你们所有人的事,所以,你们都给我想想办法,或者谈谈,我们现在的这些东西,要如何去能售买得出去。或者说,要运送到什么地方去出售。”

    刘显自己早就考虑过这些东西要如何才能售得出去的问题。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也想让众人群策群力,可以给些建议提议。因为许多事,刘显以后都未必会亲自来做了,得要慢慢的培养出可以代替自己行商的人才。

    “那个……”文申这时欲言又止的道:“少主,如今寒冬,现在我们杨氏县的百姓御寒情况不是太好,这很快就到了连续降雪的时候了,到时候一定会很严寒。我们这一批衣服,如果如梁济老先生所言,不是太好卖的话,可不可以先便宜一些卖给我们杨氏县的百姓?这个,百姓可能还没有钱,但可不可以先让百姓给我们打一个白条?等有钱了再还给我们刘府商队?”

    “哈哈!文老哥,你还真的现学现卖啊。”刘显一听就乐了,指着文申道:“好啊,大家都听到了吧,这也是一个办法。外叔公,如果当真的没有办法售卖出去,那么咱们就这么干,可以便宜一些,先让需要的杨氏县百姓给我们打一个白条,棉衣先拿去,以后有钱了再还。”

    “那少主的意思……这是这么干?”文申精神一振,因为这样一来,杨氏县的百姓还真的无忧了。

    “不不……”刘显摇头道:“不行啊,现在御寒这方面还不是最主要的。这么说吧,现在我们应该出具一些政令,让杨氏县的百姓多准备些柴火,真到冷得不行的时候,就待在家里生火取暖。一户人家当中,有一套可以防御得了严寒,可以让人外出就行了。所以,咱们杨氏县的百姓用不了这么多的棉衣。何况,我们柳林村刘府方面,还会继续不停的生产制作出衣服,必要的时候,可以按文申老哥你所说的来做。但现在这批衣服,得要换钱买粮。粮食才是最为主要的。”

    “少主。”李元这时也站出来施礼道:“既然这批棉衣必须要卖出去换钱买粮。那么属下认为,我们应该把衣服运送到不受黄巾祸乱的地方去,比如江南……”

    “江南太远,徐州甚至是京城一带?”

    高张也站了起来,接过李元的话说道。

    “嗯,都是一些办法。”

    刘显对他们鼓励的点点头,再问道:“还有什么想法没?或者你们心里有什么的想法,都可以说说。”

    跟着那些读书人都纷纷说出了自己的一些想法。

    刘显一一耐心的听了,再示意他们各自坐好。

    “听了你们说的,其实总结起来,就是要运出我们巨鹿冀州之地去出售。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还有许多困难需要克服罢了。当然,还有许多是不合适的。”刘显总结他们的建议。

    对李元说道:“李元和高张建议徐州和江南,这个想法太超前了,以我们商队现在的能力,恐怕没能护送这批衣物在固定的时间之内到达目的地。还有要说的是,江南及徐州的气候并不像河北,相对来说,冬季要暖和许多。厚重的棉衣,他们未必需要,还有,式样老土,他们也未必会喜欢。”

    “还有,建议运送去幽州甚至是辽东地区的。这个建议不错,因为那些地方的百姓肯定需要,并且,暂时来说,那些地方所受到黄巾军的冲击并不大。可你们要知道,幽州还略好一些,但是出了关到了关外的辽东,那就不同了,关外多异族游骑活动,如果他们发现了我们的商队,肯定会劫掠的,你们有把握打败得了那些成千上万的异族骑兵?”

    “另外,还有一些提议都不错,比如说,在我们冀州,其实还有许多城池并没有遭受到黄巾军的冲击,我们的这些货物,的确可以运送到那些城池去售买。可是你们又想过了没有?我们对那些城池并不熟悉,当地官府要收取多少的没税等等我们都不知道。甚至,我们的货物,是否能够在那些城里售买都不清楚。”

    刘显的话,让众人听得默默点头,因为刘显所说的,他们的确是没有想到的。这说出来,他们再一想,才知道自己的想法其实有些行不通。

    他们也才知道,经商行商,需要考虑到的方面实在是太多了。不是说干就干那么的简单。

    其实还有许多东西刘显没有说。

    在这个古时代并不似后世那样那么的开放自由,尤其是贸易上的自由。

    在这古时候,重农轻商,商人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地位。真要论身份,就是一般的平民都比商人的身份高。如那些官府官员的眼中,经商行商的商人,就等于是一个个被他们盘剥的白羊。

    还有当地的地主豪强,他们又岂会看着有商人在他们的势力地盘之内赚走大量的钱财?如果他们没有获得一点好处,他们肯定会跳出来搞破坏。

    有些东西,其实是必然的。凡是牵涉到利益,尤其是这个利益较大的情况之下,就肯定会有人眼红,会伸手。

    刘显手上的确有行商路引,可这又如何?巨鹿郡的一个县衙开具的一个商队路引,在别的地方,尤其是一些大城的官府官员面前,这又算得了什么?

    这路引,也只是证明这个商队是合法的,可以经过他们的这里,或是到达他们的大城里。可是,这得要收取多少商税,就是他们说了算。

    行商跑商,如果不想血本无归,就一定要清楚一些事,不要贸然行事。没有打点好一切,是很难真正的赚到钱的。

    这世上,有钱人,有商业眼光,有头脑的人其实有很多。可是为什么最终赚钱的却只是少数?那就是有钱有商业眼光有头脑还不够,还得要懂得钻营,要先打点好一切,如此方可以正常的运营。

    刘显现在不想跟他们说这些,而是对他们说出自己的计划道:“各位,其实,现在有能力一下子采购了我们这么多衣服的,其实就只有朝廷军方了。所以,我的计划是把这批衣服棉衣卖给朝廷官方。准确来说,是皇甫嵩将军。”

    刘显说着,望向文申道:“文申老哥,还有王豹老哥,你们都是皇甫嵩将军军中的人。你们应该比较清楚,现在你们的官兵当中,还没有足够的让官兵御寒的棉衣吧?”

    文申和王豹都脸色一僵,对望了一眼有些震惊的对刘显道:“少主,你竟然敢把主意打到皇甫嵩将军的头上?”

    “哈哈,皇甫嵩将军也不是吃人的老虎,你们这么吃惊干什么?”刘显见状,不由笑道:“我是这么想的,你们官兵,从正月开始,这差不多整整一年了,一直征战至今。朝廷方面,肯定不会缺少朝廷官兵的粮草补给,对吧?”

    真正的朝廷官兵,粮草补给肯定会有保证的。甚至还可以给予那些义军一定的支持。没钱没粮,谁会为朝廷卖命?

    文申和王豹点点头。

    刘显再道:“但是,现在朝廷奸佞太多,就算不会缺,但也不会足。偶尔还会拖。朝廷方面,估计也想不到这仗一打就一年。这战争一响,黄金万两。这一年下来,估计也都快掏空了国库,看出手中的钱粮如流水一般的流走,再在如今黄巾主力已经被打败的情况之下,朝廷肯定开始心痛他们的钱粮了。开始有些舍不得了,所以,肯定会想法子克扣或是巧借别的名目减少补给。”

    这些,刘显虽然没有亲眼看着朝廷的情况,可是,作为一个后来人,通过一些史实资料,刘显可以推算得出来。朝廷现在连那些义军都不愿意支付该给的赏赐,那么又岂会再那么大方的给下面各部军马太多的钱粮补给呢?起码不会给得那么足了。

    这个,其实也是各路官兵也不得不配合朝廷,令那些追随他们一起作战的义军前往洛阳等候封赏的原因之一。因为朝廷给的钱粮不足,他们也没有更多的余粮支持那些义军作战了。这也不得不按朝廷的命令,让那些义军离开前往洛阳。

    粮食都不足,那么给士兵御寒的衣物呢?那应该更加也有所不足。

    因此,刘显算定,现在皇甫嵩的朝廷官兵,肯定也缺供士兵御寒的棉衣。

    “我们第一次跑商的第一站,就是曲阳!咱们去雪中送炭!”

    刘显定下了这一次跑商的目的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