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即阴,但是这种所谓的阴气却又非阴阳二气当中的那种阴气。人体内的阴阳二气,跟外界的寒风冷风这些所谓的寒邪之气是完全不同的。

    就有如火,也有不同的火,有三味真火,有普通的火。

    有些阴气寒气,不会对人体有什么的伤害,但是有些寒邪之气,就会给人的身体极大的伤害。

    再举一个普通人都可以感受得到的例子。比如,在一棵大树底下乘凉,会感到凉爽,让人舒服。可是,如果这棵大树是在一片乱葬岗中的呢?同样是阴凉,可是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了。那已经不是凉爽,而是打心底里感到丝丝的寒意,心里发毛。

    就是这么的一个分别。

    刘显的太平真气,却可以驱散其体内的那些寒邪之气,让他体内的阴阳五行之气恢复到一种平衡的状态,如此,他的身体之内,五脏六腑才会正常的运行,恢复他的生机。

    也就是说,其身体遭受到了外力的作用,体内的五脏六腑就等于是一台机器中最为精密的零件,当这些零件被破坏的时候,这台机器就会停止了运行。

    当然,这也只是一种理论上的状况,实际上,人体跟一般的机器相比,自然是更精密得多了。

    如果说这个老伯的心脏当真的遭受到了重击,那么就算是刘显也没有办法让他起死回生。但如果是一台真正的机器的话,那么却还可以随便换掉一些零件,如此,也一样可以让这台机器运转起来,可是人却不可以。起码目前这个时代,还没有后世那样的医疗仪器以及手段来为一个人换掉心脏这样的手术。

    但传说中,神医华佗或许可以。

    但那只是传说,是否真的可以,这还得要看见到华佗之后才可以确认。说起这个华佗,刘显最在乎的还是他所研究发明的麻沸散,这个可以好东西,跟后世的麻醉药有同样的效果,甚至还更好用一些。如果刘显可以拥有这个,那么以后就可以救活得了很多士兵的性命。同时,刘显认为,他完全可以在这个时代提前一千多两千年推广外科手术。

    起码,能够让许多士兵不至于一点刀箭之伤就丢了性命。

    所以,现在并不是黄忠想找到华佗,就是刘显也同样是想找到华佗,不管如何,刘显也不希望,更不愿意看到华佗的医术失传,不会看着麻沸散失传。

    扯远了,只见在刘显用太平真气慢慢的为老伯驱散了他体内的寒冷,理顺了他体内的凌乱的气息后,他的呼吸慢慢的有力了许多,他那原本被冻得紫青的脸庞,也慢慢的恢复了一丝红润。

    这个,也并非仅只是刘显的功劳,还有这个老伯本人的求生意志的确极为顽强。他用事实证明,在这个乱世当中,他还可以活得到现在,这也并不是没有一点原因的。如果没有惊人的意志,面对战乱,面对家人惨遭横祸,面对疫病,面对饥慌,有多少个人能够坚持下来?

    不一会,刘显慢慢的收回太平真气。这个老伯并不是修炼之人,如果刘显的太平真气强行留在他的体内,那么太平真气就会失去控制,极有可能当场就会在老伯的体内乱窜,导致老伯死亡。

    黄忠刚刚残留了一点点他的内力真气在老伯的体内,都差点累死这个老伯。

    “好了,暂时应该是保住命了。这里也冷了,咱们赶紧回杨氏县,再开一些驱寒的药方,护脉的药方给他。”刘显站了起来,对刘富及另一个撑筏的老者道:“快,回杨氏县。”

    黄忠他们自然没有意见,他要到柳林村去,一个是为了见一见这个刘显,二个就是为了询问太平道圣女的事。黄忠也算是有些能耐,居然可以查探到太平道圣又曾经出现在柳林村的事。这也算是找对了,因为太平道圣女的确已经投了柳林村刘府,投了刘显,只不过现在到了曲阳去罢了。

    现在,黄忠也隐隐的感觉到,那个太平道圣女可能跟这个刘显有多少关系。哪怕没有什么关系,估计这个刘显也都会知道一些情况。因为现在整个柳林村都是这个刘显说了算,如果太平道圣女出现在柳林村的话,刘显也不可能不知道。

    一行人没花多少时间,很快就回到了杨氏县,原本打算抓捕几个伤了的伏兵,但因为被刘显打散架了一只木筏,所以也就算了,没有马上进入那些芦苇荡中去搜寻。

    但是刘显也自然不能就此就算了,这一次自己突然遭受到了袭击,很明显是冲着自己而来的。

    刘显因为自己因此而突破,再加上救那老伯的关系,所以也不急着马上揪出是谁要杀自己。可这个刘显也并不难猜。

    现在还有谁想一心要置自己于死地?并且还可以同时调动了近百的弓箭手来射杀自己?

    这算来算去,自己回到这个三国时代,这来来去去就只碰到了几个想取自己性命的人。

    一个就是黄巾军方面,可是自己只是杀了他们的黄巾渠帅李大目,这事儿,黄巾军方面未必会知道。更因为张宁投了自己,所以,黄巾军方面也不太可能特意的针对自己大动干戈,何况他们现在自保不遐,哪里会顾及得到自己?

    再一个就是董旻,可是刘显相信他及其军马都不太可能还留在冀州。早走了。

    还有就是刘备了。但想想如果是刘备的话,他的目的是为了自己的太平经,所以,不可能就如此直接杀了自己。加上他现在人在洛阳,也不太可能会来杀自己的。何况,还有关羽盯着,刘显不会再轻易出手对付自己。派人来倒还有一些可能,可刘显认为,现在的刘备还没有这么大的能量。

    然后就不用说了,就是杨氏县的以杨杰为首的那些地主土豪。也只有他们才会在这里,能够准确的把握得到自己的行踪,也只有他们,才有可能拥有那么多的弓箭兵,也只有他们才有必须杀死自己的理由。

    他们还真的吃了熊心豹子胆!

    刘显一想到有可能是杨杰他们,心里就不禁恼火,自己其实都打算放过他们一马,只需要他们安分守己,好好的做他们的一个地主土豪,不要跟自己及官府作对。那么刘显也并非是没有容人之量。但现在看来,他们还真的不死心,或许,他们也是在失去了官府的官职之后,才发现他们什么都不是,这才想要想办法除去自己的这个掌握了杨氏县百姓民心的人。只要将自己解决了,那么像文申及王豹,他们可能不会放在眼内。到时候,或者他们还可以重新夺回杨氏县的控制权。

    至于说杀了刘显他们就再也得不到那一批五十万斤的粮食了。这个,其实他们根本就不会在意。他们在意的,是那五十万斤粮食可以高价售出去的巨额利润而不是区区五十万斤粮食。

    所以,他们如果想杀刘显的话,那么绝对不会在乎那五十万斤粮食的得失的。

    也或者,他们也看到了,或是弄清楚了,在杨氏县,真正对他们具有威胁的,就是刘显,因为刘显有一支大大数百人的商队。

    但这些刘显先不管了,现在刘显个人实力突破,成为真正的一般的武将。而事实上,以刘显现在的实力,其实足可以挤身三流武将的行列。起码就力量而言,刘显真的不会弱于三流武将。

    所以,要对付杨杰他们,那也只是刘显一念之间的事。现在刘显不仅本身的实力强大,身边还有了黄忠及黄舞蝶,手底下还有那么多的人马。要灭他们还真的分分钟的事。

    刘显在城门处,刚好碰到了已经成为五十人队长的罗树,刘显让他向王豹报告一下自己遇袭的情况,让他马上派人跟着刘富及那撑筏老者一起前往伏杀自己的那一片芦苇荡中,看看可否还能够搜捕得到那些弓箭伤兵。

    如果抓到了活口回来,就可以好好的审问一翻,只要抓到了杨杰他们袭击自己的铁证,那么刘显就决定将他们给解决了,以免他们留在杨氏县制造出祸端,拖自己的后腿。

    钱氏客栈,钱宽多次要求刘显给这家间栈改了一个名字,毕竟他已经彻氏转让给了刘显,再叫钱氏客栈似乎就不太好了。

    不过刘显并没有改名的意思,因为这不仅仅只是一间一般的客栈,还要担负着搜集情报的作用。所以,叫什么名字没有关系,关键是要起到应有的作用。

    刘显打算让人按照自己的意思,把钱氏客栈修楫一翻,然后就可以开门营业了。

    杨氏县基本恢复正常的秩序,所以不能没有正常的商业行为,刘显让他们先恢复客栈的正常营业。然后再开设一些商铺。这些商铺,将来都会有大用的。

    如此,刘显以后再常常出入钱氏客栈似乎就不太妥当了,人多眼杂,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钱氏客栈和刘显的关系非浅。

    所以,刘显已经相中了在杨氏县东大街的一所院宅,其规模几有刘府的一半大小。原本是杨氏县一户大地主的住处。后来那大地主被黄巾起义军杀了。

    现在,刘显就只等文申整理好杨氏县的一些房屋及土地的归属问题,然后刘显就可以买下来,以后就作为自己在杨氏县的落脚之处了。

    至于现在,还是住在钱氏客栈。

    把黄忠及黄舞蝶、黄叙请到了小院的厅子里。

    小菁及柳雪,见到刘显这么快就回来,顿时开心得跳了起来。她们都怪刘显回柳林村不带她们一起回去呢。

    刘显安抚了她们几句,让她们给黄忠奉茶。

    “刘显公子,听舞蝶说你有话要跟我谈,不知道你想谈些什么?”黄忠是一个直性子的人,见刘显忙这忙那的,都等得有些不耐了,因为他还急着想带黄叙前往曲阳呢。

    “是想跟你谈谈黄叙小兄弟的伤情的问题。”刘显见状,也直接开口说道。

    “伤情?叙儿他患的是病,不是伤。”黄忠一听,顿时大声反驳道:“我黄汉升的儿子,我本人护着谁能伤得了他?何况,他一直都没曾真正的跟人动过手。平时就算是碰到一些不长眼的毛贼,也是舞蝶出手。”

    “额,黄伯父,你就忘了我在救那老伯时跟你说的话了吗?我说黄叙小兄弟是伤情就是伤情,这绝对不会错。如果你当真的当成是一种病来医治的话,估计……嗯,黄叙兄弟,说句得罪的话,你将命不久矣,估计真的活不过十六岁。”

    刘显没有真正为黄叙把过脉,但是刘显现在还真的可以猜得出黄叙的真实情况。

    并且,刘显觉得自己所猜测的应该是八九不离十。

    练武之人,一般不会轻易得病,更加不太可能患上寻常的伤风感冒的病症。如果黄叙所患的,是肺病的话,那也是有点失天性的。

    可是,黄叙明明是一个练武之人,据黄舞蝶说,他也只是体质较弱一些罢了,小时候根本就没这样的咳病。如果是小时候就有这样的病,那么早就带他去寻医了,也不是现在才开始寻找华佗两三年的时间。

    也就是说,黄叙是练武出了问题。或者说,应该是黄忠自己强行灌注给黄叙的内力真气导致黄叙出了问题。

    刘显也因此想到,历史上黄忠青壮年的时期那么沉寂,默默无闻。这个,可能是因为这个儿子黄叙之死,然后,极有可能是他最后也弄清楚了,自己儿子的死跟自己有关系。如此,这堂堂一代英杰,却因为自我惭愧内疚,所以才自我封闭了二、三十年。

    此时黄忠才三十多岁,正直壮年,他其实是完全可以再娶再生一个儿子,不至于无后。可因为黄叙的事,他才会不再娶妻,不再生子吧。

    刘显读三国时,这蜀国五虎上将,唯独黄忠无后,这不知道为何总感到有些遗憾。

    刘显希望,自己可以改变黄忠的这一生,可以让黄忠这员上将能够在他青壮年的时候,就打出他的赫赫威名。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