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营的人马来了只有六十人,比预想中的少一些。这是俞进的安排,他认为在柳林村多少都要给他留下一、二十个拥有真正战斗力的人手。

    六十人就六十人吧,总比没有的好。

    六十人按正常的编制来说,刚好就是一个五十人队外加一什人。从五十人队的队长都伯开始,这个队长就不再编入五十人的队伍当中,实际也就是六十一人。

    刘显这现在也只能打着刘府商队的旗号,关于编制方面的称谓,自然不能按官府方面来。

    所以,刘显在商队里基本取消了伍人制的最基本的建制,也就是不再设这个伍长了。直接就是什长一个副什长,这什长及副什长,刘显让人称为小队长、小队副,一个小队总共就是十人。

    这样,其实就相当于后世的军队中的一个班的建制差不多。

    刘显这样也是为了今后成军的时候做准备的。现在从无到有,队伍可朔性强,他要组建的是敢打能战,有思想有纪律的队伍,并非现在这个时代当中的那些一般意义上的官兵或是别的游兵散勇。

    所以,现在刘显就直接从最为基层的人马开始着手开始。

    刘显要让刘府商队,从一开始就是一支真正的有思想有灵魂的队伍。

    以人为本,让每一个刘府商队的队员都能够有一种现在建队以后建军的参与感、荣耀感、归属感、责任感。

    因此,刘显给俞进写了不少东西,都是有关于如何组建刘府商队,以后建军的一些想法。当中有一些东西,是刘显命令一定要执行实行的。

    这个如何搞呢?其实就是让每一个最基础的队员,从一进入队伍之后,他们就开始肩护起一定的责任及义务。

    比如,这一个小队,十个人。小队长及小队副队长,刘显现在先让俞进根据他们每十个人的情况,暂时任命,确定队长、副队长。队长及副队长的职责,自然就是管理余下的八个队员,平时负责训练,战事负责带领小队参战。

    而余下的八个队员呢,先选出两个机警机伶的队员作为侦察兵,也就是探子吧。这两个人,没事就负责一般的放哨任务,有事就会离队先去侦察情况。

    再选出一个作为传令兵,这个传令兵,要有一定的记性以及口齿伶俐。平时一个小队单独行动的时候,这个传令兵就可以及时的将情况向上面报告传话,或是向小队长转达上面的命令。

    此外,还有两个小队伙夫,伙夫亦分主次,这两人,平时负责这一个小队的吃喝问题。基本上,刘显以后会给每一个小队都配上一个锅。平时在柳林村,或是训练时,在某处驻扎时,跟着大部队时,这些伙夫用不上,但是,如果是小队外出执行任务,单独外出作战的时候,他们就得要负责一个小队的吃喝等问题。另外,这两人也要协助小队长及小队副队长统计小队的物资等等。

    这样,余下三人,也有他们个人负责的事务,这三人,亦是中坚力量,战斗的时候,冲锋冲杀在前的突击队员。所以,平时会负责一些重要的事务,但更主要的,就是训练。

    刘显这样,从一开始就让加入了刘府商队的队员都有属于他们个人所要负责成担的事务,让他们从一开始就切身的体会到他们是这个团队的一员。

    当然,现在他们在柳林村,更主要的就是一起集体训练,训练他们的团队意识,训练他们的协同作战的能力。

    刘显觉得,这个三国时代不同于后世,以后打仗,基本上都是拿着刀枪砍杀的,要比后世热武器时代显得更热血残忍,刀刀到肉,下下见血的。如此,军队士兵互相之间的协同作战,这就显得更加的重要了。

    刘显现在还没有那样的条件来分兵种,没能专门的训练枪兵或是刀兵什么的,所以,眼下可以让队员们根据自己的喜好又或是所擅长使用的武器,或刀或剑,又或是长枪长矛。善用弓箭者,刘显会特别的重视,会特意抽调出来,打算要成立一支弓箭兵队伍。

    这个时代,具有远程杀伤力的就是弓箭。在这样的面对面冲杀的战争当中,弓箭的威慑力是极大的。

    刘显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自己现在居然得到了黄忠。这个三国时代最强的用箭高手,有了他,刘显可以想象,自己的弓箭兵队伍由黄忠所统率的话,这将会发挥出多大的能量来?哈,如果有一支强力的弓箭队伍,就凭弓箭就可横扫天下啊。

    嗯,谈这些,也只是说说刘显现在是如何组建队伍的。

    刘显这样组建队伍,也包括了暗营也一样如此来执行。

    这个时候,天色开始放亮了。

    刘显和黄忠走出了一两里,来到了一个路口的时候。

    在路旁的草丛当中,哗啦啦的响动了一下,然后钻出了一个人来。

    刘显和黄忠都愣了一下,因为两人都没有发现这路旁的草丛中躲了人。

    却见此人快步走到了刘显的面前:“少主来了?小的是刘府商队暗营第一大队第一分队第五小队的侦察兵朱向。第一分队长命小的在此等候少主。”

    暗营现在就一百人左右,所以每一百人为一大队,每五十人为一个分队,一个大队就是两个分队。每一个分队下面有五个小队。

    这样有番号,有编队,还有他们个人的姓名,简单明了。并且,这样也让每一个队伍成员都会对这样的队伍有一种归属感。因为他们感到自己就是其中的一员,不可或缺的一员。这样,也等于是他们也有了属于自己的角色,担当着属于他们的责任。

    “好!很好,朱向?你躲得还不错,你不主动现身,我还真的发现不了。不错,真的不错,作为一个侦察兵,是整支队伍的眼睛,务必要将所看到的敌情上面报告,所以,在侦察的过程当中,如何隐藏自己是很重要的,如果提早让敌人发现,这不仅会让你们前出的侦察兵遭受到攻击,陷入危险的境地,还不能及时的将敌情禀报,这样的话,就是不及格的侦察兵。”

    刘显一连说了几句不错,称赞这个朱向。

    “小的紧记少主之言。”朱向跪地拜谢刘显的指点。

    “嗯,起来吧,带我去见你们的分队长吧。对了,大队长有没有来?”刘显问道。

    “来了。”

    “好,那就走吧。”

    刘显示意朱向带路。

    朱向点头,然后走向路旁的一处空地,拿出了一支红色的小旗子,然后对着远处挥舞了几下。

    只见远处的一片树林中,一棵稍高的树上突然一动,一道人影从上面跳下来,隐于林中。

    “旗语?你们就学会了?”

    刘显见状,惊讶的道。

    旗语是一个概念,刘显也写了出来,给了俞进。

    “是俞进总队长教的,但也只是一些简单的。”朱向报告道。

    俞进是刘府商队的总队长,刘显发现他学东西真的很快,又善于思考,敢于实践,所以,就算他的武力还一般,比那些黄巾军的悍卒都比不了。但刘显还是任命了俞进为刘府商队的总队长。

    有刘显支持,没有人敢多说什么,并且,俞进的确就似是天生就具有一种统率力,现在在刘府商队当中的威信也慢慢的树立了起来。

    “哈哈,真的不错,看来,你们给我的惊喜还真的不少。”

    刘显还真的有些开心。

    “嗯,朱向啊,待在暗营感觉怎么样?跟你原来在黄巾军中有什么的不同?”

    “禀少主,这分别可大了,这真的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

    朱向现在显得有些激动,因为刘显居然会跟他说这么多话,并且还能关心到他这样的一个小小的人物。

    他一边在前引路,一边说道:“在黄巾军里,一开始的时候还不错,我们杀官吃大户,抢到了不少东西,小的也分到了不少钱财,还有吃喝的。但是后来就不同了,分到的钱财以及吃喝的花完了,吃光了,然后就没有人会理会你了。那些头领,他们也不会过问我们是否还有吃喝的,反正一句话,没有吃的喝的,那就抢去啊,别跟他们要。当然,其中倒是有一些黄巾军的头领是不错的,能弄来吃喝的给下面的士兵。可我那支黄巾军的头领却不管我们死活,没办法……我们就只能去抢了……”

    “他们原来是黄巾贼军的人?”

    这个时候,黄忠脸色不善的对刘显道。

    黄忠跟着刘显,看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刘府商队的人也同样是感到惊讶,尤其是看到了一些他也不太明白的东西。只不过他忍着没问,只等有机会了再向刘显请教。可是,现在听到这朱向说他是黄巾军的人,他才忍不住了。

    这倒也不是黄忠对黄巾军有太深的成见,而是他听到这个朱向说去抢,他才开始有些反感。

    事实上,黄忠找算找太平道圣女为儿子黄叙医病,他也是下了很大决心,并且多少了解到一些情况,他才决定带儿子去向太平道圣女求医的。

    “是、是的……”朱向没等刘显说,他自己就说道:“我以前的确是黄巾贼军的人,也抢过百姓的东西……但我朱向发誓,我、我除了杀过一个官兵之外,真的没有杀过百姓……”

    “行了。”刘显挥手道:“这些事,我们都有记录的,你有没有杀过百姓这并不重要。关键是你要明白,现在以及以后要怎么做。本公子把暗营的人马定为罪军,并不是没有道理的。就像你朱向,不管你有没有杀人,可是你的行为,已经对百姓造成了极大的伤害。还有,你可能没杀,但你身边的人杀了。反正人就死在你面前的情况,你也常见到过吧?你有没有亲手手,可你当时就是杀人者的同伙,所以,你同样有罪。所以,罪军,就是你们赎罪的地方。要记住我们的忠旨,你们以后,保护百姓,保一方安宁,这就是你们在向那些因你们而死的百姓赎罪。”

    刘显对朱向说完,再回头对黄忠道:“黄忠伯父,这些事找时间我会详细给你谈谈。现在简单的说,就是一些原来的黄巾军,投了我刘显,然后我就设了一支罪军,对外称呼就是暗营。这朱向就是暗营的人。嗯,我觉得这样子,让他们守护柳林村数千上万的百姓,还有杨氏县的两三万百姓,给他们一个改过自身的机会,这也总比全杀了他们为好。你说呢?”

    “嗯……”黄忠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但跟着道:“这样也不是说不好,只是……想到那些被他们毫无人性的杀害的百姓,觉得杀人者不偿命,不能血债血偿,这样……”

    “黄忠老哥。”刘显冲口道:“你还真的是一个疾恶如仇的大豪侠。没错,话是这么说,血债必须要血还。可是黄巾暴乱不一样,这不是个人私仇。一开始,黄巾军也是一些百姓,只是因为他们被官府被那些地主土豪逼得没法活了,才会起来造反。这些,是事实吧?”

    “嗯……”黄忠又是点了点头。

    “然后呢?由于多种的原因造成后来的局面,这些也并非是个人之错。当然,他们的确是做错了,但是,这里面,有朝廷之错,有那些逼得他们没法活下去的人的错。所以,对于一部份辈不至死的黄巾士兵,我认为还是给他们一个改过的机会。”

    “好吧,可是……谁敢保证他们会真的改过?”黄忠又有些担忧的道。

    “没有人能够保证。”刘显道:“他们都是走投无路才投靠了我柳林村。他们现在是由于我的保护,官兵才没有搜捕他们。所以,他们现在的命都是我的,我给他们定下规矩那就必须得要服从,如有违抗,那么就说明其人根本就没有改过赎罪之心,如此他就该死。这样的人,我刘显也不会手软,到时候该杀杀。”

    “我打算,以后由黄忠老哥你来统率监管这支暗营的人马如何?”

    刘显这叫着黄忠老哥,叫着倒叫得顺口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