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用这一批衣物跟皇甫嵩要钱,那么还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定价。

    按正常而言,刘显当初估价,这批衣物,可以卖得两千万钱以上。就按两千万钱来计算好了,如果刘显要了这两千万钱,再拿这钱去购买粮食,那么又可以购买得到多少?

    可以肯定,冀州缺粮,不太可能在冀州境内购买得到的。或许,在冀州的一些没有受到黄巾军劫掠的士族世家,他们或者藏有大批粮食,可这又如何?刘显现在认识谁?谁又会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时候,会说自己有大批的粮食?

    所谓钱财不露帛,乱世藏粮,谁都不会自暴有粮的事实。

    如此,在冀州不太可能购买得到大批的粮食,那么就只能放眼幽州、青州、司隶州、豫州等地。但也可以想象得到,幽州不用说了,同样是战祸连连,这里可不只是黄巾之祸,还有塞外异族人的祸乱。如果幽州的情况比较好的话,那么来年也不会再暴发黄巾起义了。

    青州以及豫州同样是深受黄巾之祸,如此,想要购买得到大批的粮食,就只有前往都城,但是洛阳纸贵,如今的时势,就算是洛阳的那些大商贾,亦不敢说有粮。万一朝廷下令征用,他们就只能够忍痛送奉。

    如此,估计就只有前往徐州、扬州、荆州等地。那这路途也实在是太过遥远,远水救不了近火啊。不要说这山长水远是否能够前往那些地方购买得到粮食,就算是购买到了,这个搬运回杨氏县都是一个大问题。

    这个,也并不是说刘显现在有了黄忠这样的超级猛将护送押运就可以万无一失了。这一路翻山涉水,不说会碰到多少贼人拦路劫掠的问题,就算是这一路所经过的地方,重重的关城,这里面又得被收去多少税费?

    在这个时势时候,个人私人拥有大批的粮食,肯定会引起别人的窥探。

    因此,刘显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要钱,他从一开始,就是想从皇甫嵩的手上弄到足够的粮食。

    需要向皇甫嵩要多少粮食呢?理论上,如果刘显的这一批衣物的价值,是按两千万钱来计,再按正常时期的粮食价格来计算,那么刘显的这一批衣物,可以换得到约两百万斤粮食左右。

    刘显现在,最少需要一百万粮食,就可以让杨氏县度过难关。但这一百万粮食,会显得紧巴巴,如果考虑到现在不停的有邻县的百姓流入杨氏县的情况来看,还得多要五十万斤粮食方够用。

    可是刘显也不可能就只开口跟皇甫嵩要这一百五十万斤粮食了事。刘显相信,如果自己只是向皇甫嵩交换一百五十万斤粮食,相信他一口就会答应下来。

    刘显面对皇甫嵩,略为沉吟了一下,便一脸自然又坦然的道:“皇甫将军,我想,这批衣服可以换得到五百万斤粮食吧?嗯,就五百万斤好了。”

    刘显说着,就似一锤定音的确定的样子。

    噗……

    不远处,朱儁先喷出了一口水,他正举着一只牛皮袋喝着水的,闻言把刚喝进嘴里的水都喷了出来。

    “啥?”皇甫嵩则是瞪大了一下眼。

    “五百万斤。”刘显重复了一下这个数字。

    “这位小兄弟,你这是狮子大开口了吧?还是你想跟咱们漫天开价落地还钱?咱们这里是军营,可不是市集,可不兴像商人那般的市侩。”朱儁拭着衣襟上的水渍,有些不满的说道。

    “不行不行,五百万斤啊,你这小子,还真的敢开口,真没看得出来,你说你一个好好的人,怎么就那么贪心呢?嗯,对,我知道,你的这批粮食,也是会用在百姓的身上,可是,这也用不了这么多粮食吧?”皇甫嵩似乎也对刘显相当的无语。

    “嘿嘿,我是这么考虑的。”刘显厚颜嘿笑道:“其实,我这样也是为皇甫将军你考虑。这五百万斤粮食,本人只要其中的三百万,余下的两百万,就是皇甫将军你的。”

    “胡闹!一派胡言!”皇甫嵩闻言,顿时大怒,脸都有些涨红了,他指着刘显喝道:“真没想到,你现在才多大?竟然不学好,尽学那些奸商那一套,你知不知道,现在朝廷上下尽多贪官,便是你们这样的商人给惯出来的。没有你们的歪点子,没有你们把那些官员往歪路上引,那些官想贪都没有机会!”

    刘显没有想到皇甫嵩如此刚直,刘显知道他是一个忠臣,是大汉的忠臣,可不知道他还是两袖清风的那种忠臣。

    不过,刘显自然有他的说词,站了起来,对皇甫嵩连连拱手道:“皇甫将军,请息怒请息怒。这也怪我没有把话说清楚。”

    “哼!那就给本将军解释一下,你这样是什么的意思。”

    刘显赶紧说道:“好教皇甫大人得知,本人所获得的这一批粮食,其实就只需要一百万到一百五十万斤左右,就足可以让杨氏县度过这一场粮食危机。”

    “嗯,约三、四万的百姓,如果还有一些受你们那里的吸引流动过去的百姓,这的确就只需要一百五十万斤粮食左右就足够了。那行,你这批衣物,就作价,换一百五十万斤粮食给你,但是,我们现在也没有这么多粮食,只能先给一部分,其余的,待本将军报奏朝廷,再另行调拨下来,到时候本将军让官兵直接送到杨氏县给你。”

    皇甫嵩快言快语的说道,他生怕刘显又胡言乱语。

    “也可以。”刘显并没有就反对,而是顺着皇甫嵩的话道:“如此一来,我杨氏县就无忧了。可是,呵呵,皇甫大人,你以后需要忧心的地方就多了。比如,赵州县啦,平乡、南和等等,巨鹿郡除了杨氏县还有十多个县哦。或许,郭典将军是巨鹿太守,你可以把这些问题丢给郭典将军去忧心。可是,冀州牧哦,除了巨鹿,还有魏郡、清河、安平、赵国等等的郡县。嗯,再往北的那些像常山、中山等郡国,现在皇甫将军怕也还没有办法在那些地方重建官府治理百姓吧,所以就不说了。”

    “你看看,身为冀州牧,整个冀州,不说全部吧,但是十县有五县都陷入了粮食危机。其中最为严重的,莫过于是已经断粮了的郡县。这些郡县,皇甫将军你需不需要粮食去救济那些百姓?你是打算另外把冀州的真实情况向朝廷禀明,然后再向朝廷要求调拨赈灾救济的粮食?”

    刘显一脸嘲讽的对皇甫嵩道:“这一来一去,单是路上就得要耽误好些天,然后朝廷再朝议,然后再调集粮食,再送到冀州,这十天半月总需要吧?然而,人没东西吃,三五天就得要饿死。所以,小子觉得,为了冀州百姓,皇甫将军应该趁此机会,向朝廷先要到这一批粮食,手上掌握了这一批粮食,那么皇甫将军就可以有粮救急。”

    “哦?你这是还真的在为本将军着想了?哼哼,不在其位不谋其政,你一个小子,什么时候轮到你来为本将军担心这些了?本将军早已经任命了各地官员,官府重建,那些官员,自然会了解清楚各地郡县的情况,需要粮食救济的话,亦早就向朝廷申请调拨救济粮了。何须你在此担心这些?”皇甫嵩却不以为然的道。

    “皇甫将军派任的官员?呵呵,算了,既然皇甫将军都如此说了。这似乎就是本人狗拿蚤子多管闲事了。皇甫将军也只这打仗,何时真正能体会到一般百姓的苦难之处?”刘显依然语带讥讽的道。

    “你这小子,别给本将军阴阳怪气的,小心我抽你啊。”皇甫嵩有些恼怒刘显这小子的嘴巴巴巴巴的。

    其实皇甫嵩更善于领军作战,让他主政一州之地的话,这也并不是说他没有这样的能力来治理好,只是他很难将重心放在这些民政事儿上来。尤其是现在还有战事的情况之下,许多地方的政事,他还真的有些顾不过来。

    实际上,善战者也未必善政。这三国当中,武将那么多,但是真正具有治理才能的大将,还真心的不是太多。

    也别说那些武将了,就是一般的文人,也会有才能高低之别。一般的武将,如果治理才能也那么厉害的话,那么还真的有些逆天了,如此,还需要那么多文人谋士干什么?

    皇甫嵩可能就是考虑到自身的问题,所以,他其实也并非很乐意做这个一州之地的政治主官的。

    以及于,后来有人劝皇甫嵩据冀州自立,皇甫嵩也断言拒绝,根本就没有考虑。他忠于大汉是一会事,事实上,他也是考虑到自己对于自立主政一方的问题。这个,并不是他所想要的。

    “刘显公子,你确实不是在危言耸听?现在情况已经坏到了这样的地步了吗?”这时,朱儁倒有些客气的问刘显道。

    “禀将军,你们都将精力放在消灭黄巾军的方面。但是现在地方的百姓情况,只会比本人所说的严重,这些,其实随便走到一个地方去看看就清楚了。”刘显转而对朱儁躬身道。

    “既然如此,正如皇甫将军所言,已经派出了官员,重建地方官府,如果情况如此危急,那么他们应该也想办法解决才对。或是向朝廷申请救济粮啊。”

    刘显摇摇头,道:“这里,可以分两个方面来跟你们说清楚。一个方面,就是地方的问题,地方百姓自然面临缺粮危机,可是,地方还有地方豪族、士族世家等等。黄巾祸害地方的时候,这些地主豪族等等,的确也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他们为保全自家的家业,会号召乡里跟那些黄巾贼周旋。但黄巾军被打败了后,他们就又会利用手上的力量,开始巧取豪夺。皇甫将军派下去的官府,这个官府是可以重建,可是,却会处处受到那些地方豪族的制肘。还有,就是将军派下去的官员官兵,他们有什么?没钱没粮,又如何能解决得了最基本的一些官府职能?百姓在受苦受难,皇甫将军派下去的官员,他们除了可以眼看着之外,他们又能做得到什么?”

    “第二个方面。向朝廷申请调拨救济粮?这个,请你们将军自己抚心自问,这是不是你们一向朝廷申请,朝廷马上就急人所急,立刻就有钱粮调拨下来?呵呵,我想这不太可能吧?何况。各郡各县各地,经过黄巾祸乱,经过疫病的祸害之后,还有多少幸存的百姓?这又得需要多少钱粮救济?朝廷朝廷……皇甫将军,现在你是讨伐黄巾军的主帅,可是你应该很清楚,这个讨伐黄巾军的主帅已经数度换人了。这为什么换人?早前的卢植将军犯了何事何罪被下狱?说到钱粮的方面,我想,不可能要得到救济粮的。不信,你们就等着看好了。”

    “你敢非议朝廷?”皇甫嵩瞪了刘显一眼,却坐了回去,默然起来。

    朱儁亦没再说话。

    其实,朝廷是一个什么样子,他们心里何尝不知道?只不过,他们身为武将,只管打仗就好,牵涉到朝廷的问题,他们也不好过多谈论。

    世人人人皆知张让、赵忠等阉官是奸,可当今圣上却称他们为阿父阿母,这叫他们这些朝臣又能如何?

    刘显见他们没说话了,继续说道:“用五百万粮食换冬衣,这却是合情合理的事,朝廷现在最关心的是将军们的战事,只要打胜了,这点粮食都是小事。”

    “五百万粮食换衣物又如何合情合理了?”皇甫嵩没好气的道。

    “好,咱们就按正常的时期来计算,一斤米粮算10文钱,一件单薄的普通衣服,要不要100文以上?实际上,应该是五百文左右。一件厚棉衣,要不要一千钱?也就是一贯?这价钱算是最低的价了。就算是按现在的战乱时期通货膨胀来算,也差不多,一件衣服,少说也需要用十斤以上的米粮来换吧?”

    “朝廷既然想打胜仗,又不能及时送来冬衣给将士,如此,皇甫嵩自己想办法用粮食来换,这是不是合情合理的事?如此,朝廷也肯定不会也不敢不尽快调拨下来,对不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