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小小的牙刷并不算什么,倒是让黄舞蝶以及小菁、柳雪好奇了许久。

    刘显示范给她们看,牙刷是用来做什么用之后,她们也让刘显给她们分别做了一支。

    她们用过后爱不释手,平时潄口,一般都是用柳枝,甚至根本就只是含几口水就算了。哪里有想过用牙刷来刷牙如此方便又干净?

    刘显暂时没能弄得出牙膏来,但是却用一些散发着清香的植物,压榨出一些汁液,绊上一些面粉什么的,弄成膏状,看上去似模似样,刷过后,嘴里似乎都带着一股清香。

    这更让她们喜欢。

    她们获得了这件看似普通,却又实用好用的物件,恨不能去跟别人分享。但刘显赶紧叮嘱她们,让她们自己用就好,可不能马上就公开出去。

    她们都不知道,这一件小小的物件,是可以带来一笔难以估计的财富的。

    经过刘显给她们解说,她们才明白,赶紧当作宝贝一般收了起来。

    倒是让刘显有些头痛的是小菁,这丫头缠着刘显问东问西,问刘显是怎么样知道并懂得弄出牙刷来的。她毕竟是伴随着以前的那个刘显一起长大的,前刘显的什么事她都知道,可以说,刘显长没长毛,哪里长毛,小菁都一清二楚。

    可是,现在小菁觉得这个刘显似乎跟以往的刘显就似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如果不是恰逢主母夫人病故,这事对刘显造成了巨大的打击,有可能由此而让刘显开了窍,那么小菁还真的会怀疑刘显是不是换了一个人。

    反正,现在刘显所做的许多事,她都不敢想象是她所认识的那个刘显能够做得出来的。

    尽管,她问许多事,刘显都是以现在母亲不在了,他作为刘府的少主,那么就必须要尽快成长起来,要撑起刘府这个家。对此,小菁亦是半信半疑。

    但还好,她其实也只是好奇罢了,也并不是当真的去深究刘显为什么会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事实上,她的心里,还是更喜欢现在的这个刘显,因为现在的这个刘显,明显要比以前的那个刘显更懂得关怀爱护她。

    说句不好听的,以前,刘显哪里懂得哄女孩子?有时候屁都打不出一个来。绝对是那种沉默内向的小男孩。

    如今的刘显,不时会说上一些让她们棒腹的笑话,让她们喜不自胜。还有许多方面,都让小菁欢喜的。

    比如,刘显会不时为她摘一朵花为她戴在头上,居然还懂得设计一些服装,让人裁剪出来后,她穿上去,那简单就是让她变了一个人似的。

    现在的小菁,先是从衣着穿扮方面,就更似一个富家小姐,并且还是那种衣着时尚又显富贵的富家小姐。看上去也漂亮多了,也不知道是人靠衣装的关系,现在的小菁,略经打扮,居然不比张宁以及黄舞蝶逊色,甚至再长长,她可能比黄舞蝶以及张宁都会稍胜一分。

    这个,其实也是刘显偶然为之。

    他现在实在是看不惯自己身边的女人就似是一个一般人家的村妇。再加上,刘显不仅要经营酒楼客栈,还有许多商铺,那些商铺,以后会有专门经营粮米方面的,也肯定会有一些布匹、成衣店铺,以及杂货铺。

    别的可以慢慢来,但是布匹、成衣店,其实是可以随时搞起来的。

    在别的地方去搞难说,但是却可以先在杨氏县开一间。毕竟刘显不是刚刚给为刘府做过贡献的那些百姓结了早前的钱了吗,现在的百姓手上,一般都有数百到一千钱左右了。这眼看就要过年了,好不容易幸存了下来,不用为粮食的事担心了,手上又有了一点钱,那么扯上一匹布,为自己为家人缝上一件新衣是很正常的。

    眼下刘显已经将纺纱织布的工坊搬到了杨氏县,虽然说已经很难再弄得到大量的棉花来批量生产制造布匹了。但多少都还是一些存货。这些,刘显认为都可以拿来开一间布店。

    刘显组织那些百姓生产,创造财富。然后大头自己拿了,返还一小部份的钱财给那些百姓,让百姓手头上有点钱。再通过经营一些店铺,再从他们的手上赚回来。

    然后那些百姓继续生产劳作,赚取相应的钱财……

    这是一个循环,却可以盘活杨氏县的经济。

    许多事,刘显只要想到了,就会交待村长梁济,刘显的这个外叔公,这段时间却似越来越精神,尤其是看到了柳林村恢复了繁华,甚至还比以前更好,他这个村长,还真的打心里感到高兴。虽然人不再是以前的人了,可是,看到这个遭受战乱破败不堪的柳林村,要经过了这一两个月的重建及发展,已经彻底的恢复了元气,他的确是浑身都是劲。

    刘显在刘府里捣弄东西,修炼,他可是几乎每天都必登门,问刘显对于柳林村的发展有什么的想法。

    不仅是他,就是杨氏县代县令文申,亦不时的登门向刘显报告杨氏县的情况,并向刘显请教如果治理好杨氏县的办法。

    刘显自然不会吝啬自己的意见。本来按刘显的计划,就是打算要将杨氏县打造成一座冀州中部地区最繁荣最大的城市。而柳林村,就是自己的私属坚固的保垒。

    杨氏县的城墙也遭受到严重的破坏,刘显认为,杨氏县也应该有规划的重新设计,将来要重新修建城墙。但这些暂时都不急。

    刘显给文申的意见,目前,粮食的问题,自己已经解决,并且,杨氏县百姓以后的生计也会有着落。整个杨氏县,以后都会为自己的刘府商队生产制造一些商品货物。可以说,其实杨氏县的百姓,以后不再下地去耕作,他们都有了一个更好的活计。

    所以,刘显认为,文申要做的,就是要稳定局面,不要让杨杰他们搞什么的破坏动作。早前刘显遭受到袭杀,事情也已经调查清楚了。

    却不是杨杰他们所为,而是索起的那个倒子索吉所为。

    索起的索家,在杨氏县的确也算是一个大家族。根深蒂固。他思前想后,觉得其叔父索起的死有许多疑点,毕竟他随索起“护送”文申前往巨鹿,实为监督。可后来的事情,完全不是按原来的计划进行。他觉得,这其中肯定有阴谋。

    跟着,回到了杨氏县,事态的发展让他更肯定自己的猜测。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刘显在暗中策划的。就看最终这杨氏县落在谁的手上,他就能确定是谁谋杀了他的叔父。

    所以,他才派人盯着刘显,然后纠集了索家的一些家丁,在那片河泽当中,在柳林村往来杨氏县的必经之处埋伏。

    现在索吉已亡,杨氏县亦没有索家了。被王豹亲自带人抄没了索家,索吉带人反抗,被当场斩杀。

    当然,这背后肯定会有杨杰等人的影子,或许杨杰他们也参与了,起码有挑唆索吉刺杀刘显的可能。

    但刘显让文申暂时不要再深究下去了。是人是鬼,以后总会浮出水面,如果他们不安份,只要抓到了他们的把柄,那么就可以公然的让他们从这个世上消失。

    现在对索家的行动,相信也很好的震慑住他们。

    从杨氏县官府方面,要统计一些无主田地,收归官府所有再分配给百姓耕种的事上来看。杨杰他们默认了官府的这些动作,并没有跳出来阻止或是搞什么的小动作。早前他们侵吞了的一些无主田地以及产业,此时也没有跳出来说是他们的,默许了官府的动作。

    不过,他们的行动倒也挺快的。纷纷开始恢复了他们的一些产业的运作。

    比如那些粮店商铺什么的,也恢复了正常的营业。

    当然,这个粮食的价格,就有如跳水一般,他们没敢再百文钱一斤粮食了,但也不低,二十文钱一斤。

    这个却也是在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刘显认为并不用去管他们。现在没有什么由官府对市场进行宏观调控的概念。人家商人,人家自己的东西,要开价多少,这个也是由得人家自己了。自然,大家也可以选择不买的。

    事实上他们的商铺,只要价植上太过离谱的,基本上也是没有问津的。但他们却也不是一定要卖出去,只是开门营业罢了。他们的目的并不是在杨氏县,而是将目光放到了别的县城去了。

    百文钱不太可能,但是二十文钱或是三十文钱一斤的粮食。相信别的缺粮的县城会很乐意采购的。

    这些刘显亦没有去理会。

    另外,刘显也交待了文申。别的事都保要缓,但是有一件事是必须要马上着手准备去做的。

    那就是学院。

    学院的名称刘显都想好了,就叫做刘府学院。这也是出于私心,现在办学院,所培养出来的人才,以后都是自己的。所以,就叫刘府学院。

    刘显让文申在杨氏县内腾出一块地来修建刘府学院。明年春,过了元宵之后就开学。

    暂时可能修建不起来,但必须先腾出一些房屋来作为教学场地。

    至于学生,就是整个杨氏县的六岁至十六岁的孩子及少年,统统都可以免费入学,并且,中午还免费供应一顿饭。

    这个,并不是让他们自由报名入学,刘显要求,杨氏县各家各户,处于这个年龄阶段的孩子少年,都必须要入学读书。

    原本,刘显打算是不分男女的。可是,这却遭受到了梁济、文申等人的极力反对。

    至于原因,却是出于对刘显的保护。

    让女子入学读书,在后世来说,只是平常寻常的事,但现在可是在古代。哪里有女子跟男子一起入学读书的事?如果刘显当真的这么做了,这就是离经背道,暂时没有人知道倒没有什么,可是刘显在杨氏县建学院的事,很快就会传扬出去。到时候如果被一些当世大儒知道了,肯定会对刘显口诛笔伐。其实,不用那些当世大儒,就是朝廷官府也不会允许。

    实际上,现在刘显连开设这个学院的资格都没有。

    这个学院,可不是说想开就能开的。

    但刘显却不管那么多了,坚决要开设学院。至于女子不能入学的事,刘显也只能同意了他们的意见。不过,刘显也不想堵死女子入学的门。但这个却不能公开来搞。

    刘显打算,让那些加入了刘府商队的百姓,如果他们愿意让自家的女孩读书识字的话,刘显另外开设一家女子学院。当然,这个女子学院不能公开,只能让加入了刘府商队的那些百姓的女子入学。

    但这事,暂时恐怕也搞不成了,这让刘显多少有些遗憾。

    刘显也还得要为学院编写一些教材。

    但暂时先不用,因为对于不识字的小孩或少年来说,暂时就只是启蒙。先让他们认字识字再说。

    但以后的教学,刘显是不可能按现在这个时代的来了。刘显得要有针对性的培养出各行各业的人才。

    刘显穿越到这个时代,时间其实并不久,但是刘显觉得自己要做的事很多,这一时还真的有些忙不过来的感觉。

    这天,刘显为黄叙治理之后,就和黄忠以及一小部份被选为弓箭手的商队护卫的队员到了河边去练箭术。

    刘显喜欢用枪,近战喜用刀或剑,所以,这些刘显都要练习。但是,在这三国里混,箭术是必学的。

    有黄忠这个三国中箭术最厉害的武将在这里,刘显正好向他请教箭术。

    至于别的人,是刘显问过黄忠,黄忠并不介意让人旁观旁听他是如何教自己练箭的,所以才特意的挑选了商队护卫当中的善用弓箭的,有成为神箭手潜质的人出来,让他们跟着来一起学习。

    也不知道是不是得益于太平真气,黄忠传授的一些射箭技巧,刘显一听就明白,并且按那些技巧来射箭,也似模似样了。这上手还真的不谓不快。

    就算是黄忠,亦对刘显啧啧称奇,认为刘显可能天生就是一个神射手,如果花多些时间去练习,将来必有可能及得上他的箭术,甚至超越他本人。

    对此,刘显倒也没敢骄傲,只是更用心去练习。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