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貌一新啊,真的没法想象。这还是柳林村吗?刘显兄弟,你这是怎么做到的?”刘备牵着马,观察着柳林村的情况,无比感概的问刘显。

    如今的柳林村,的确已经完全没有当初那种死气沉沉的破败,当初那些被毁坏的房屋早就已经翻修一新,不仅如此,还重新建建了不少房屋。且还是有规划的,使得整个柳林村俨然就成了一个小城镇一般。

    村内街道纵横,许多百姓都在忙碌着,来往匆匆,但看上去,那些百姓的精神面貌极佳,气色好,逢人都是笑脸相迎,活得相当的自信。

    “呵呵,这可不是我刘显的功劳,而是这些百姓的努力,其实也没什么的,只是看上去更整洁了一些罢了。事实上,他们现在都得要为未来的生计发愁。”刘显没有把功劳揽上身,在刘备的面前,刘显还是尽可能的低调一些,不想让刘备把自己当作是潜在的威胁。

    自己志在整个冀州,而刘备以后也会在冀州这河北之地混行多年,然后才会去徐州。暂时,刘显并不想让刘备对自己有过多的戒备。

    “这一切,都是梁济村长的功劳,没有他,现在这些村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当然了,还有杨氏县方面的支持。”刘显说着,把功劳推给了梁济、文申等人。

    “哈,刘显小兄弟,你这就谦虚了。咱们三兄弟从京城回来,一进冀州之地,便听人说到你的事。你很了不起啊,在不可能的情况之下,居然能够弄到这么多的粮食救活了这么多的百姓。现在百姓都在传扬你的善名啊,这才多久?估计整个冀州的百姓,就没有几个不知道你们柳林村刘府刘显之名的。说起来,备还真的汗颜,这一次在京城等待朝廷的赏赐,如果没有你当初的馈赠,没有那一笔钱,那么我们在京城就狼狈了。”刘备倒没敢忘了刘显当初奉送了他一笔钱的好处,提了一下,但他更多的是有些羡慕刘显现在的成就。

    刘备组建义军抗击黄巾军是为了什么?这绝不是为了保境安民那么的简单。亦不是他口中所说的匡扶汉室振兴大汉,而是为了获得一官半职,而是为了打响自己的名号。

    在大汉这个时期,的确是只有些远见眼光的,都可以看得出大汉气数已尽,乱世已降的迹象。而只有点野心的,他们都会想尽办法向上爬,先拥有一官半职,然后发展自己的势力。

    机会也只是给有准备的人,其实后来的三国群雄,哪一个不是在黄巾之乱之前以及之时或之后拼命的发展?他们要不就是招兵买马,如果没有那样的经济基础的,就会想尽办法扬名。当时机一到,他们就会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瓜分这个大汉江山。

    获取官职、扬名。这才是刘备想要的。

    可是,他自从组建义军之后,这一路征战,大少百战。也可以说是杀敌无数,立功无数。

    但这又如何?这一次在京城,他可以说是受尽了白眼。不管他立下了多大的功劳,但他始终都没能踏入朝堂一步,朝廷百官谁会正眼看他一眼?而他们拼死攻击黄巾贼,拿命去拼,但他们在百姓当中,又能获得什么的名声?

    这刘显,一没组建义军,二没杀几个贼人,可是,这就轻轻松松的收获了名声名气。

    现在的冀州百姓,基本上都是称颂刘显施粥救活数万百姓的善举,但是却没有几个百姓会称赞他刘备杀贼有功,保护了他们身家性命的义举。

    这些,现在刘备见到了刘显之后,他的心里的确是有些不舒服的。只不过,他掩饰得好,没有表露出来罢了。

    “那些也只是一个虚名,百姓都不知道实际情况。实在,这些也只是杨氏县官府的功劳,我只不过是从中起到了穿针引线的作用而已。”刘显再次摆手说道。

    “刘显兄弟,此次关某随大哥前往安喜县上任,特意绕路到柳林村来看看你。看来,你做的还真不错,不管如何,活命百姓就是好事。”

    “关二哥你也来笑话我?”刘显转头对关羽笑道:“我们兄弟,不用互相吹棒了。实不相瞒,咱已经从巨鹿郡府太守的口中获知一些你们在京城时的情况。心里也正估算着,你们如果获得了朝廷的册封,并且又是被封为冀州之地的一些地方官员的话,想着你们应该也快到了。只是不敢肯定三位大哥是否会驾临柳林村。但不管如何,小弟我也早有所准备。这一次,一定得要好好招待三位大哥。”

    “嘿!那有准备酒了没有?俺老黑现在已经不是在军中了,再也不用受那鸟气,不用被这又禁止那又限制了。这一次,咱们不醉不休。对了,你这小子,当初居然敢说跟咱老黑拼酒?哈哈,这次看俺不把你醉死!”

    “张三哥,酒早就准备好了。并且,还是一些特别的酒,一定会让你喜欢。当然了,谁会先喝倒,这个还真的未知啊。”

    “哟呵,还敢嘴硬?嗯……这不说还都忘了。俺老黑说过,想跟俺拼酒也得要有那个资格才行。你也说过,这士别三日刮目相看,现在都士别三月了吧?俺当初一拳就能打死了,现在俺也不要求高,你接俺三招,如果你还能站着,那么就有资格跟俺一起喝酒!”

    “三招?不行不行,三弟,我看最少得要十招,嗯,让他接你十招。”关羽这些却插话道。

    “什么?就这么一个小子还能接得了俺十招?二哥,你这是要小看俺了吗?”张飞一听,抢着咋呼道。

    “三弟,你这粗心大意大大咧咧的性格什么时候才能改一改?你没有注意到现在的刘显兄弟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吗?”关羽掳着长髯看了一眼张飞道。

    “没错,三弟,大哥也觉得十招为好。”刘备这时也大有深意的看了刘显一眼。

    这是关羽和刘备都知道刘显有太平经在手,两三个月之内修炼出真气内力还真有可能。

    其实刘备和关羽,也早就感应到刘显的气息跟以往不同,明显是强出了很多。

    “嗯?”张飞闻言,不禁认真的打量了刘显一眼,不禁咦了一声道:“咦?感觉是有些不对,这是……内力!刘显小兄弟,这才分别两三个月,你竟然练出了内力?不可能!”

    张飞一脸不敢相信的瞪大牛眼咋咧道。

    刘显微微一笑道:“还是三招吧,十招我还真的没把握。”

    “十招!就按二哥、三哥所说的,改为十招!”张飞可不管,他倒是真的想试试看刘显在这短短三个月之内修炼出内力真气的实力能够达到那一个地步。

    刘显的脸色一苦,对关羽和刘备道:“刘备大哥,关二哥,你们这是坑苦小弟啊。张三哥的武力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小弟岂能接得下十招?”

    “嘿,接不接得了,打过就知道了。”

    ……

    这说着,就到了刘府。

    梁济不在村里,黄忠在刘府指导着那些弓箭手在刘府内的前院改造的练武场上练习箭术。

    在刘显引着刘备一行人进入练武场时,刘备、关羽、张飞都霍地站定,愕然的望向练武场。

    因为黄忠正在给那些弓箭手示范他的箭术,一股凛冽凌厉的气势平地而起,跟着数支弓箭连珠发出,弓箭化作了数道寒光叮叮叮的射到了约六、七十步开外的箭耙上。

    在那箭耙上,分别呆着一枚五株钱,黄忠的这数箭,无一例外,射中了五株钱的中心,把五株钱钉在箭耙上。

    这虽然不是百步穿杨,可是这却是同时发出数箭,并且这距离也不算近了,这就惊人了。

    但最让刘备这三兄弟感到惊异的是黄忠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这种超级强者的气势,一下子就引起了这三人的气机。

    刹时间,关羽的长髯不自觉的飘扬了起来,而张飞的满脸虬髯亦一下子炸开。刘备则是一下子流露出警惕之色。

    黄忠射完箭后,亦猛然的回身,目光如电的望向了刘关张三人。

    “厉害!你是谁?俺是燕人张翼德张飞,俺感觉得出,你一定是一个高手,敢不敢跟俺一战?”

    张飞就有如见猎心喜,刘显都还没来得及正式给他介绍黄忠,且刘备也都没来得及出言询问,张飞这家伙就已经提着他的丈八蛇矛,向黄忠快步走前了几步,站在刘显等人面前叫喝。

    黄忠身上的劲装在这时亦一下了无风自动了起来,目光落到了张飞的身上,定睛看了看,然后再望向刘显。

    刘显倒是一直都有些期待着黄忠跟关羽、张飞提前相遇的情况,也一直都很想知道,这壮年巅峰时期的黄忠,他的武力强到何种地步。

    而关羽及张飞,此时亦处于一个青壮时期,不过,他们的武艺可能还没有达到巅峰,但亦已经是超级猛将。

    没法,刘备的开局就是这么的逆天,开局就送两大神将。

    刘显看出黄忠眼内的询问之意,刘显心念一动,就微微的点了点头。

    “燕人张翼德张飞,黄某听说过。事实,亦曾远远的见过你们在战场上的英姿。某人南阳黄忠黄汉升,本来来者是客,不好刀枪相见,但既然张将军有如此雅兴,那么……战便战!”黄忠的眼内亦跳动着火花,便应下张飞的挑战。

    真的是高手难求,如今碰到张飞这样的超级猛将,黄忠也同样想见识一翻张飞的武艺。

    “哈哈!好!痛快!黄忠黄汉升,你是一条好汉!俺见你年纪略比俺老黑大,所以就称你一声黄老哥。这样吧,此地乃刘显小兄弟的家,咱们到外面广场去一战,免得破坏了这里的草木。”

    “行!”黄忠没有多言,随手将弓背回了背上,一探手,把插在一旁的长柄金刀抽在手上。

    “那就请!”黄忠再对张飞示意了一下。

    “走!”

    张飞还真的是好战分子,他此时显得无比兴奋,一声走,却并非就是走,直接腾身而起,一下子就掠上了刘府的围墙,然后一个翻身就落到了外面。

    刘显和刘备对望了一眼,又走了出去。至于关羽,这次他难得的没有出言阻止张飞要跟黄忠一战,提着青龙偃月刀跟着走出了刘府。

    黄忠是跟着张飞之后,也是直接翻过了刘府围墙,落到了外面。

    刘显穿越回到了这三国时代,还真的没有见过超级猛将之间的交手,所以,还真的有些兴奋期待。

    不过,刘显还是喝道:“汉升,张三哥,你们战归战,都注意一下,点到为止啊。”

    刘显是担心张飞这家伙人来疯,打着打着就打出了火气。

    “嘿嘿,俺心里有数。”张飞手上长矛一挺,指向刚落到了他前面不远的黄忠身上,此时他的眼内就只有对手,嘴上虽然应着,但看都没看刘显。

    黄忠淡定的提刀在手,呼的一声,摆出了一个起手式,“刀枪无眼,不用留手。”

    “张某正有此意,请!”

    “黄某毕竟是刘府之人,张将军来者是客,还是你先。”

    “喝!看矛!”

    张飞也只是客气一句,闻言自是老实不客起的暴起,他手上的丈八蛇矛,没有任何的花招,直接向黄忠攻去。

    “来得好!”黄忠亦没有任何花招,长柄金刀一斩。

    轰!

    刀矛交激,发出来的不是金石清响,而是双方的劲气爆响之声。

    这两将,蓄势已久,这一下,其实是在试探对方的真气内力的深浅。

    两人都身形一震,各自退了三步。这看上去,他们两人似平分秋色。

    两人的神色都不由一下子凝重了少许。

    “杀!”

    这一击之后,两人都同时大喝一声,这一次,却是各自使出了招数,只见刘府大门前的广场上,顿时就似平地起风浪,似有狂风在卷动着那些尘土。

    矛影重重,刀光片片。

    这一战起来,叮叮当当的兵器交击接连不断。

    一般人,在这个时候根本就看不清两人的出招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