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显在这个世界其实并没有到过太多的地方,来来去去也就是几个地方。

    且冀州和幽州相邻,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事实也是如此,基本上,冀州和幽州的风土人情并没有太大的分别。这个东汉时期,跟后来唐宋时期是不一样的。在这个时候,汉人和关外的异族人的确是很纯粹分明,一般的情况之下,在长城之内的城池当中,很少有奇装异服的异族人混迹其间。

    当偶尔出现了一个奇装异服的异族人的时候,基本上也就等着被围观吧。

    他们很难在汉人聚居的城池当中生活生存下去,因为不可否认,一般的汉人,其实也有着一定的排外情绪。

    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不是刻意的针对,而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汉异之间的仇恨,是经过千年积压,谁见到异族人,都无由来的痛恨。所以,哪怕汉人并不会见到异族人都会攻击他们,但是在汉人之间出现了一个异族人,那么他肯定会遭受到汉人的警惕提防。

    同样的,汉人一般情况之下也不会在异族人的地方生活生存。

    不过,汉人之中当然也会有异族人,但是这些异族人,都是汉化的异族人,他们的语言以及行为举止,这些都跟汉人差不多了。即管如此,这些汉化的异族人,他们也一般只生活在汉人化中心较为偏远的地方,生活在汉异交界的那些城池当中。

    而在异族当中也会有汉人,但那些汉人其实都是被异族人抓去的,是奴隶。

    被抓到异族中去的汉人,他们的下场是比较凄惨的,可以说,基本上十有八九都是死路一条。平时,那些被抓到异族去的汉人奴隶,他们会被驱赶着为异族人干活,稍为不慎,就会被毒打致死。对于那些异族人来说,杀死一个汉人,就跟他们杀了一只狗一只羊并没有什么的分别。

    大汉有律例规定不能进行奴隶卖买的,同时也会禁止人口卖买。

    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大汉时期,大汉的奴仆、奴婢这些,他们并不是奴隶。还有许多人自称为奴或是奴家、贱内、贱妾等等,这些其实是这大汉时的一种化,自谦式的自称,并不是说自己是奴隶。

    但大汉时期,也的确存在着奴隶。可大汉的奴隶跟那些成为异族人的奴隶是完全不同的。

    成为异族人的奴隶,那就真的是奴隶。

    奴隶就是三无人员,没有人身自由、没有任何资产、没有自主能力的人,他们的命运,他们的一举一动,是完全听命于支配他们的主人,要他们生便生,要他们死便死。

    成为异族人的奴隶,的确就是由死都不由自己,完全不会有活路。

    而这个时期的大汉奴隶呢?其实明面上,已经不能称为奴隶了。因为大汉法律也不允许,所以,就算是真正的奴隶,他们其实都还有翻身的可能。碰到朝廷大赦天下的时候,有一些奴隶就可以脱离奴籍,并且,他们为主人办事,立功后,也会获得赦免。

    在大汉,那些下人、奴仆奴婢,他们是有着自身的一定自由,会有自己的私人财产,他们的性命,也受到一定的保护。一般的主人,其实都没有权利私下处死那些下人、奴仆奴婢的。主人打死奴仆奴婢,是可以告官,其主人也会获罪。

    当然,虽然有这样的大汉法律,但是在执法上却会有很大的困难。一般情况之下,主人打死犯事的下人奴仆,官府方面基本也不会怎么过问的,起码民不举官不究。就算是有人举报了,官府也很难当真的将那些主人抓获治罪。

    嗯,这些不说了,提这些,是因为刘显看到了万花园这所集饮食娱乐于一身的场地中有奴隶出售,从而提一下奴隶的问题。

    在大汉,已经没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奴隶,且一般情况之下,也不会出现这样的公开的奴隶人口贩卖的情况。

    万花园的确很大,一座主楼,当面看上去基本就似是一座宫殿一般大。

    红墙绿瓦,富丽堂皇。

    进去后的大厅,人满为患,客人满座。

    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侍女,略显暴露,不停的穿棱于席间,为客人送上酒水菜肴。

    正当中之处,有一个稍高起的小型四面台,上面正跪着数人,有男有女。他们就是正在出售的奴隶。

    除了跪着的人,还有几个站着看守的人,当中一个中年男人,正在大声的介绍着那些奴隶,然后接受围聚在小舞台四周的那些客人的开价。

    看情况,这样开价叫买奴隶,便似是一个奴隶拍卖。

    “怎么样?这里热闹吧?”荣嫣把刘显等人带了进来后,她就兴致勃勃的道:“其实万花园也很少出售奴隶,一年估计就只有一两次。毕竟大汉不允许贩卖奴隶人口,所以,他们根本不敢卖买汉人。台上的那些,其实都是一些异族人,也只有是异族人,咱们官府方面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怎么过问,只要别把事情闹大就是了。”

    “唉,把人当作是货物牲口一样来售卖,感觉怪怪的。”黄舞蝶这时对台上跪在的那几个奴隶投以难以言明的目光,叹了一声道。

    “舞蝶妹妹,这你就不知道了。咱们这样对待那些异族人已经算好的了。你有所不知,在幽州,不时有一些异族人流窜进来,他们对我们汉人烧杀抢掠,抓了很多我们的汉人走。被抓走的那些汉人,其实都成了那些异族人的奴隶。所以按我说,他们活该,落在我们的手中,咱们不杀了他们就算不错了。”

    “不管怎么说,这样卖买奴隶就是不对。”黄舞蝶有些不忍心的道。

    “好好好,不对就不对,但这些事我们也管不着。来来,我带你们上楼去,在上面可以看得更清楚一些。”荣嫣似不想跟黄舞蝶再说这个,拉着她跟易姬上楼。

    看荣嫣是这里的常客了,对于这样的事是见怪不怪。

    并在上楼之处的一些侍女,估计都认出了她,马上就有人为荣嫣引路,带着众人上楼。

    楼上有厢房雅座,这个时候,还没有到中午,真正有钱的客人一般都不会在这个时候来。他们一般都会在下午的时候或晚上的时候来。所以,楼上还有不少没有客人的空厢房。

    事实上,平时万花园是要到了晚上才会真正的热闹起来。只不过,近年来的时局不稳,到是晚上肯定会宵禁,所以,到了下午时分才是真正热闹的时刻。

    如今是近年关了,一般的百姓都闲了下来,所以,这才会在这不早不晚的时候,都会那么的热闹。

    在万花园的那些衣着略显暴露的侍女引领下,刘显等人进了一间视角不错的厢房,厢房内的大开窗看下去,可以看得很清楚那大厅中小台上的情况。

    “你们先在这里看看,想吃什么喝什么叫那些侍女送上就行了。我去看看那些家伙现在躲在哪里了,姬姬,你招呼好你的刘显哥哥哦。”

    荣嫣进来后,还没有坐下,就急着离去,是去找她跟易姬都认识的那些朋友。她说了一声,不待易姬反应,就格格的娇笑着扭身出去了。

    易姬有少少发窘,望向刘显,正好跟刘显的目光相对,吓得她忽的闪了过去。

    “呵呵,你这朋友荣嫣小姐,倒是一个有趣的人。”刘显笑笑,解去易姬的窘态,装作打量这万花园道:“易小姐,我看开这万花园的主可不是简单的人物啊,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他的背景来头?”

    “我不太清楚,可能荣嫣能知道一些吧。但我听说,万花园的主人跟朝廷的人关系密切对了,此间的主人,跟刘虞大人肯定认识,刘虞大人也常在此宴请一些官府及商贾。我记得爹跟人家说起来,说刘虞大人对万花园的主人还挺客气的。不过,这些都是几年前爹跟人家说起的,具体的都不记得了。”

    “哦,那算了,今天咱们就是来见识见识一下的,不必要去追根问底了。”刘显摆摆手,不再追问这些了,走到了窗前,看了一眼下面厅中的四面台,道:“那些只是一般的异族人啊,没有荣嫣小姐说的那些金发碧眼的异族女人。”

    易姬和黄舞蝶一左一右的伴在刘显的身边,站在穿前看向下面的台上。果然,并没有荣嫣所说的那些异族女人。

    “这位客人,你们该是第一次来吧?”还留下来等待吩咐的侍女这时说道:“那种金发碧眼的异族女人可都是稀罕之物,奴婢在万花园两三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到。并且这一次也只有一个,所以,她就是我们现在万花园的招牌,利用她吸引客人前来”

    这个侍女说到这,似刻意的压低声音的道:“这段时间,只会在中午的时候会让她现身出来给大家看看。不过,明天就是除夕了,今天才会真正的把她卖了。嗯,等等吧,一会就带出来了,如果价钱合适的话,就会卖掉的。公子如果也想要的话,现在还有时间去筹钱哦。”

    “呵呵,多谢姑娘提醒,我不买,我只是看看。”刘显摇摇头,扭头看着她道:“嗯,你们这里有什么特色的酒菜,给我们送来吧。”

    “是。公子请稍等。”这个侍女听到刘显吩咐,便没有再说什么,躬身离去。

    刘显看了看那些跪在台上的异族奴隶,招呼黄舞蝶及易姬道:”好了,也没啥好看的,咱们坐坐。“

    刘显虽然也对于那些异族人被当作货物一般的摆在台上叫卖的事有些反感,但是却也不会多说什么。有些事,存在即是合理。

    且刘显看到,那几个异族男人,他们被迫跪在那台上,但是他们的眼光似乎依然带着一股阴冷的意味,一看就是一些桀骜不训的人。都不知道这样的人还会有什么人买,且买了回去后又能让他们做什么,一个弄得不好,被这些奴隶给弄死就可笑了。

    而那些个女人,倒是真的让人同情,但姿色也一般。

    这个时代就是如此了。他们异族人不把汉人当作是人,那么现在汉人抓获了他们,亦把他们当作是货物一般来卖,这还真的很难说对错。

    站在人道主义上来说,这的确是不应该。可刘显现在也没有办法去改变这个情况。

    这万花园的背景肯定不简单,连刘虞可能都有几分忌惮。

    要不然,刘虞这不正在要对那些异族人推行怀柔政策么?可这就在他的眼皮底下发生的拿异族人当货物来售卖的事他都不管,可以容许,由此可见就知其中的水有多深。这里面,牵涉到的利益关系的人怕都不简单。

    有权有势,并且可以影响得到这里的,刘显觉得如果不是朝中的宦官就是外戚,要不就是那些权臣。当今朝廷,真正的权势,且还能根深蒂固的把手伸得到幽州来,并且还可以想得出通过这样的办法来收敛钱财的,这来来去去的就是那些人,或者慢慢的可以推敲得到。

    那些宦官身处皇宫深宫,平时只会伸手索要,应该不会想到经营,所以,基本可以排除宦官的背景,他们的手也很难伸到这里来。

    而外戚呢?皇亲国戚有很多,但真正掌握权力的就只有大将军何进。可刘显觉得,何进未必会有这样的耐性心机,可以想到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敛财。

    所以,可能就只是权臣,且一定是在朝中权势比较稳固的那种。

    如此的话,将朝中的那些权臣一一对号入座,看谁有可能通过这样的方法来敛财,那么肯定就可以推敲得八九不离十。

    不过,刘显现在真的不想去理会。

    刘显倒也不是怕,但是不明情况之下,也没有必要去管了。

    现在得罪了某个朝中权贵,也肯定会给自己带来不少的麻烦。

    三人坐回厢房的席间,另又有侍女上前来俸茶。

    “没有钱,说了没有钱就是没有钱。”

    刘显和两女在喝着茶,谈了一会话后,厢房外就传来了荣嫣有些气恼的声音。

    “荣小姐,大小姐,有多少就借多少好不好?”

    “没有!就算是有也不错给你。你们太卑鄙无耻下流了,几个人合钱买下一个女人,你们想干什么?最后那女人又属于谁的?滚!以后别说认识老娘。”

    荣嫣气呼呼的进了厢房之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