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刘显来蓟城是为了把自己这次贩运来的剩下来的大半衣物处理掉,换回自己所需要的物资,并没有想过还有在这里如何。

    在易家梅花园举行这个别开生面的烧烤宴会,也是因为刘显是为了感谢易姬的情谊,想让她过上一个难忘的春节罢了。

    可是,通过易姬认识了她曾经认识的朋友,再通过他的朋友引来了这一批读书人。刘显觉得,这也是一个机会,可以为自己多收获一些可用的人手。

    刘显所需要的人才的确有些多。

    而这些所谓的人才,其实也并不需要他们当真的有多大的才华才能,就只需要可靠,并且能够很好的势行完成自己布置的一些事就可以了。

    刘显现在也有所了解,这一群读书人,估计当中不少人都是寒门子弟,没有什么的出路的。如果自己可以给他们提供一个出路,那么刘显相信应该可以收获他们为自己所用。

    刘显现在跟徐商以及潘节他们说这些,其实就是想先看看可否先收服他们为自己所用,再通过他们去收服另外的那些人。

    刘显跟潘节说了合作的话后,也并没有马上就说出合作什么,要如何合作,思考了一下,刘显对潘节以及徐商道:“潘公子,如何合作的事咱们就先不急。其实我们都是刚认识,包括徐商大哥在内,你们对我刘显的认知可能一点都不知道不清楚,要不,在说我们如何合作之前,我先让你们对我刘显有一个直观的了解,如何?”

    “这样啊?可以啊,说真的,虽然潘某觉得刘显公子你的确不凡,感觉跟一般人不太一样,可还是有些好奇,想知道刘显公子你的来历。”潘节愣了一下,然后认真的表示想知道。

    徐商倒是知道了一些,但那也只是在万花园中听刘显自己说的,那之后,他也没有刻意询问刘显的具体来历。毕竟他跟刘显也的确没有熟络到可以探问人家的底细的程度。现在刘显自己愿意说出来,他自然没有意见,心里其实也很想知道。

    刘显见状,便说道:“我是巨鹿廮陶县柳林村刘府刘显。然后……”

    刘显把自己的一些情况简单的对他们说了说。

    而当中,刘显自然就是着重的跟他们提一下自己救济杨氏县百姓的事,再有就是如何成立了刘府商队,如何获得商队所贩运的那些货物,再如何来到幽州等等。其中刘显和平原王府马贵人的关系,刘显也说了出来。

    刘显跟他们说这些,一个,是让他们都知道,自己的确不是一般人,汉室宗亲或者有不少,不算得出特别的稀奇,但成了平原王府马贵人的义子,这个就能突现出刘显现在的身份的确不一般。

    但这些只是次要的,主要的是,刘显是要让他们知道,自己其实是一个有理想有远见,更是一个具备了行动能力执行能力,并且已经做出了许多具体的实事的人。

    自己是一个身怀大汉百姓,如今正在努力的为百姓做一些实事的人。凭自己一己之力,活命数万,并且,还想出了这些可以让那些苦难的百姓有了生计活路的办法。

    而最最最为主要的,就是让他们都看得到,自己所做的事,这其,其实是有着巨大的利益。

    通过刘显自己的讲述,现在徐商以及潘节等人,真的对刘显有了一个较为直观的了解。

    这个刘显,原来是一个有身份有地位,有理想有能力,更是一个有钱的人。

    徐商这个时候,亦对刘显有些佩服了,因为他年纪要比刘显大不少,可是他如今二十来岁了,却还真的从来都没有做过一件让他的人生觉得有意义的事。尽管他也有一些理想,可是他从来都没有去做过。

    直到如今,他每天都还在混着过,只懂向家里伸手,要到了钱,就在外花天酒地。

    相比起刘显来,徐商还真的觉得有些惭愧。

    “刘显公子,原来你是一个这么了不起的人,徐某汗颜……”徐商还真的感到在刘显的面前,他更像是一个无知的幼儿。

    “徐大哥,本来我就想跟你谈谈的,我觉得,其实徐大哥你为人算是不错,到了徐大哥现在的年龄了,是不是也应该做些什么事了?总不可能当真的做一个富家公子,然后混吃等死吧?刚才你们也都谈到了,现在的大汉世道,让你们都感到有些不安。那是因为你们都没有适应这个世道的变化,不知道这个世代乱世已临。”刘显站在亭子里,背负着手,微微仰头道:“既然是乱世,那么咱们先不需要去谈论什么的世道,更不用去悲怜那些苦难的百姓,而是我们必须要先行动起来,得要做些什么事,起码,咱们得要先自保吧?如果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你又怎么不感到心虚?怎么不感到压抑呢?”

    刘显看着徐商道:“跟我刘显混吧。”

    “跟你混?”徐商有些意外的看着刘显。

    “呵呵,在万花园里喝酒,你不是说过你其实也有理想吗?你不是也想行万里路,看尽此世间的风华?你不是也想学你的先祖,要在那丝绸之路走上一遭?你们徐家,是你们先祖冒着生命危险,在丝绸之路干着行脚商人的事,从而攒下了你们徐家的基业。其实,那是一种荣光荣耀,你不想那样的荣光荣耀吗?跟着我刘显,我会让你这些理想得到实现。”

    “跟、跟着刘公子你,我这又如何能实现?”徐商半信半疑的道。

    刘显道:“如果你跟着我混,我这刘府商队可以交给你来主持,以后就是你带着本公子的这支商队走南闯北。我会让你得到巨大的利益,还可以让你获得荣耀。完全就算是你先祖都没能做到的一些事迹。因为我刘府商队,其商队的足迹,将会遍及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徐商有那样的志向,并且刘显也觉得,这个徐商的确天生就是一个经营的料。起码,他比较擅长交际,且应该也是一个较为厚面皮的家伙。

    或许,刘显的确不敢说徐商将来会有什么的成就,毕竟三国历史上并没有留下他的名字。可是刘显相信,他只要跟着自己,在自己的扶持之下,他一定可以干好行商的事。

    刘显是不可能当真的亲自带着自己的商队走南闯北的。刘显需要可用的人来为自己做这个事。到时候,刘显就只需要在大本营调配,主持整个商业发展大局就好,具体的事,就必须要交给信得过的人,有一能专业才能的人来干。这个徐商,刘显觉得合适。

    反正,认为他有潜力,可以让他试一试,如果不合适,到时候就让他滚蛋回徐家就好了,反正他也饿不死。

    “刘、刘公子,你、你那刘府商队当真的能让徐某来主持?能让我来带领商队行商?”徐商这一下子就有些激动了。

    徐商也不是没有想过自己组建商队的事。可是,组建商队,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商队要有人,有一般的随队苦力,还得要有护卫。当然,这些对于徐商来说也不难,有钱就行了。可是,关键的是他要贩运什么的货物,要贩运到哪里去,又要如何把货物换回钱财。且这一路上,又如何可以确保商队的安全等等。

    有时候,商队行商,的确是暴利,但却得要有命去赚这些钱才行。

    “我像是说慌的人吗?如果你决定了,我刘府商队的确可以交给你来主事。我将来,只会把持一个全局,具体的事,也将会由你来做。比如,我就只告诉你,哪里有什么货,你要运到哪里去,如何售出去等等,这些也都是你说了算。当然了,有时候本人自然会有一些建议。”

    刘显现在对徐商也并不是真正的完全了解,所以,一些核心的事,暂时肯定不会让他知道的。说白了,刘显就是需要徐商为自己商队做领队罢了。

    像这次,如果是由徐商带队来幽州,那么刘显也只会建议他,这批货物可以找谁谁,谁可以大批量购进这批货物。可这具体要如何做,就全得看徐商了,也就是说,要徐商自己去和公孙瓒及刘虞打交道。

    刘显觉得,如果换了徐商来,只要他有这个经营的能力,凭他的交际能力,说不准也一样可以说服公孙瓒以及刘虞分别买下自己的这批货物。

    而随着商队,要做的一些机密的事,这个可以另外派人来做。如果徐商真正的投效了刘显,拜刘显为主,那么以后那些机密的事也就可以慢慢的让他去了解接触,再交给他来办。

    “我、我真的可以吗?”

    看得出徐商的确是有些心动了,但这时,他却又有些不太自信起来。

    “笨蛋,有什么不可以的?如果你加入了刘显公子的刘府商队,咱以后说不准也会跟着你带领的商队一起到处看看呢。”荣嫣这个时候不知道何时到了徐商的身后,一巴掌拍在徐商的后脑。

    “哎呀,嫣小姐,我都被你打笨了……”徐商有些委屈的嘀咕一声。

    “你还想这样浑浑噩噩到什么时候?难得刘显公子给你机会,你还想怎么样?人家潘公子也准备入仕,你呢?”荣嫣对徐商似乎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斥着徐商。

    这时,刘显倒也看出了一些端倪了,这个荣嫣跟徐商,恐怕是有些意思的。只不过,他们从小认识,可能是太熟悉了,反正还没有捅破这层纸。

    “这事跟你就这么说了,愿不愿意你自己考虑清楚,这些天我还会在此,你可以回家跟家人商量一下再作答复。另外,还有王大哥他们几位,也都可以一起,不想跑商的话,会有另外的事。只要你们愿意来跟我刘显混吧,总会有事做的。”

    刘显并不需要徐商马上答复,毕竟徐商也是豪富之家的子弟,轻易不会投效谁。

    但是如果他来跟自己的话,那么他以后慢慢的就会明白了,早晚得要投效自己。

    因为到了自己身边,见识了自己的实力,知道了自己的志向后,刘显相信他会心甘情愿的为自己效力。

    刘显说完,望向潘节道:“潘公子,你入仕的事,我会跟刘虞大人提一下,估计任命很快就会下达。至于合作的事,咱们以后再谈具体的。但你放心,我刘显做事光明正大,不会和你合作一些见不得光的事,基本上,应该都是有利于大汉百姓的事。现在呢,我想请潘公子帮一个忙。”

    潘节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了刘显为自己助力的事。他知道,刘显跟刘虞提一下,这个就等于是向刘虞举荐他了,这个可是要比他家里送钱送礼的效果更好,也就是说,他入仕的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所以,刘显提出请他帮一个忙,这也是正常的事,他只是略为犹豫了一下就道:“刘公子想潘某做什么?”

    刘显向不远处的那些读书人指了指道:“也是小事,我知道,潘公子在他们这些读书人当中,应该还是比较有声望的,我想你去跟他们说一声,我刘显想为他们谋一个出路,如果他们愿意投效我刘显,那么他们都会有安排,不管他们有多少人都可以。”

    “哦?这是一件好事啊,他们当中,大部份都是为了谋一个事干而奔波呢。”

    原来是这样的事,这个的确是好事啊。

    “刘显公子,请恕单某唐突,不知道刘公子想让那些读书人投效于你,刘公子想做什么呢?或者说,那么多手无抓鸡之力的读书人投效于你,你又能安排他们做些什么事?”这个时候,和潘节他们关系不错的单永插话道。

    “哈,我想做的,其实就是想让大汉能够更好一些。至于能安排他们做什么事嘛。我刘显这个人从善如流,这就得要看他们都有些什么的才能才干,能够做些什么,以及他们本人想做些什么了。或跟潘公子一样,入仕为官,或是如徐商公子一样,行商或在固定的地方经营。又或者,做一个帐房先生,甚至,在某书院做一个教书先生。反正,能让他们都有一个出路,起码能有一个活计生计就是了。”刘显倒是觉得这个单永有些意思。

    刘显记得他提到一下,准备前往京城拜入某权贵门下为食客。刘显觉得,单永应该不是一个甘于平凡的人,他一个读书人,做做权贵的食客,应该就是想成为那些权贵的幕僚吧。

    这么说,他或者精于一些权谋之术,说白了,就是谋士、师爷、军师吧。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