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十多年前的先帝遗诏,这个还真的不会有太多的作用。

    这一切,都还得要看自身的实力。假如说,张角的黄巾起义成功了,推翻了当今大汉的统治,那么到时候拿出了先帝遗诏,这样就能够获得了一个大义的名声。他们黄巾军也不会再被天下人视为反贼。何况,他们都已经推翻了大汉的统治,有实力镇压一切反对的声音。有没有先帝遗诏其实也不会有什么的影响。

    有,也只是锦上添花而已。

    莫说是一份十多年前的先帝遗诏了。没有实力,就算是有当今皇帝的诏书又如何?

    历史上,讨伐董卓,曹操不就是借用了假传圣旨的名号来号召天下群雄共伐董卓?可是结果又如何呢?根本就不能成事。后来,刘备也同样获得了皇帝血书,可这又有何用呢?

    没有足够的实力,也只能是被镇压的下场。

    且当中,还有许多原因让张角没拿出先帝遗诏来的。

    这个,主要还是他黄巾军内部的问题。

    他的弟子唐周告密,让他不得不仓促起兵。可结果可想而知,黄巾军看似人多势众,一下子就席卷了天下各州。但是他张角鞭长莫及,根本就没法调动号令得了天下各地方的黄巾部众。

    他派出去的太平道弟子,神上使这些,要不就是失去了联系,要不就是已经没能掌控得了那些黄巾部众。

    如此,拿出先帝遗诏来还有何意义?

    “呵呵,这真的有些戏剧性啊。”刘显摇头苦笑道:“没想到我这个汉室宗亲居然还是太平道神子,而我竟然也是现在才知道。”

    “神子,其实我爹打算在你年满十六之后就把太平经送来给你的。而且,你娘亲也会把一切告诉你。所以,现在知道还不晚。”

    “行了,别称我为什么的神子!”刘显现在还真的不想接受这个什么神子的身份,因为这个身份比自己那个汉室宗亲的身份更加让人扯蛋。这些都是见不得见的身份,要之何用?

    “神子……”张宁这时从怀中抱出了一只锦盒。

    锦盒并不大,就如后世的一本厚厚的书本大小。

    张宁把锦盒双手棒着,奉到了刘显的面前。

    她的眼眸,这时依然盯着刘显,但眼角却大滴大滴的滴着泪珠。

    “我爹死了,我三叔也死了,黄巾军败了,我们太平道的教众死的死逃的逃。人家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爹爹临死前,把先帝遗诏及太平经交给了我,让我无论如何都要亲手交到你的手上。爹说,你是太平道神子,你是黄天!只有你,才能带我们太平道、带领我们黄巾军打败大汉官兵,创万世基业,为万民带来太平,为天下带来安宁,建立一个真正太平的世界。”

    “别跟我提神子,更不要跟我提黄天!”

    刘显此时还真的不想接受这张宁所说的一切,起码,他得要回去向郑伯询问过,了解多一些之后才能决定。

    刘显亦有些激动的对她道:“我娘亲也死了,你又知不知道?你们黄巾军杀到了我这柳林村,杀死了多少村民?又从我刘府夺走了多少钱粮?不久前,你们黄巾军的一个黄巾渠帅李大目,你应该认识吧?流窜到了柳林村,还差点把我一刀劈成了两半!然后他被我活活打死了。现在我柳林村外,就在这柳林里,还埋着被你们黄巾军杀死的数百村民。你现在跑来说,我是你们太平道的神子,说我可以带领你们太平道、黄巾军去打天下,建立一个太平世界?你说你说的这些,我会相信吗?”

    “我、我……”张宁有些哑口无言。

    “别说我相信不相信,你自己又能相信吗?你看看你现在,孤家寡人的,黄巾军数十万甚至数百万之众。你作为太平道圣女,又能号召得了多少人马追随你?”

    刘显指着她道:“你是圣女,还是张角的亲闺女,都没能号召得了天下各地的黄巾军,我这个根本就不为人知的所谓的太平道神子,莫名其妙的黄天,又能让你们太平道教众追随?能号令得了天下各地的黄巾军?呵呵,别天真了。”

    “可、可是……”

    “没有什么可不可是的。这东西我可以拿着,但是你得要把什么神子什么的黄天都给咽下肚子,以后都不要再提起。然后,你以后又有什么的打算?”

    刘显说着,从张宁的手上接过锦盒。

    “我、我爹临死前交待过我,让我追随在神子的身边,辅助神子……”

    “停!”刘显打断了张宁的说话,对她道:“起来吧,起来说话。现在,要么,你就自己离开。要么,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少主。在外人面前,你还是原来梁宁的身份,是我启蒙老师的女儿,也是我的表姐,咱们以表姐妹相称。你还是称我为表弟吧。”

    “我、我以前称你为显弟……”

    “显弟就显弟吧,或少主吧。”

    刘显对她道:“这太平经以及先帝遗诏的事,也烂在肚子里。我告诉你吧,董旻追你追到了柳林村,差点把我柳林村屠了。后来是刘备、关羽、张飞出来救了我跟柳林村村民。现在他们就在我刘府上等着。但是我估计,那个刘备可能有什么别的目的,不知道是不是也是你及太平经。”

    “那、那怎么办?要不,我先躲在外面,等他们走了我再进村去找你?”张宁一听就真的有些慌了,因为她也知道关羽、张飞之名。

    “不用,如果你当真的要跟着我,那么早晚都会让刘备知道的,我估计接下来跟他要打不少交道。现在还不如直接以我表姐的身份现身。”

    “好!我听神……少主的。”张宁最终还是称刘显为少主。

    “外叔公,张宁的事你先去交待一下,让大家别乱说,就说她跟着你们一起从村里躲在这里来的。另外,这先帝遗诏及太平经的事,绝对不能再向别人透露。”刘显交待了梁济一句。

    “好,我这就去。”梁济对柳林很熟悉,留下火把,就先摸黑离开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