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不是所有的男子都受得了这地下的孤苦生活,逃跑的,自杀的,各种都有,最后只剩下这么二三十个,这么多年下来,应了剩者为王那句话,每一个都是不朽级别。

至于苍天君自己,在一百岁生日那天,晋级圣战!

从那之后,苍天君就在大陆上出现过一次,那次苍月岛入侵玛法大陆,触怒了岳楚河,岳楚河直接把苍月岛当时的苍月王,也就是苍天君唯一的儿子,杀死挂在了盟重省的城墙上。

之后岳楚河孤身一人闯进了苍月岛,几乎杀光了苍月岛的不朽,苍天君才不得不出现一次。

苍天君见到岳楚河之后,到底是个什么情景,谁也不知道,只是知道岳楚河退出了苍月岛,没有继续杀戮,而苍天君则几乎回到自己的地下宫殿,过着别人根本想不通也接受不了的宅男生活。

这几百年下来,自切的苍天君越长越像女人,现在从外观上来看,已经完全是一个老太婆了。

“祖父,岳楚河的徒弟,又来苍月岛捣乱了,我们搞不定。”苍月王一肚子的火气,但是现在却不敢大声说话。

二三十个正躺在地上睡觉的男子,有一多半都坐起来,朝这边观望。

这些人能活下来,并不是因为他们喜欢这里的生活,而是有强大的意志。这些人大多数取向还是正确的,看到貌美如花的苍月王,这些人眼睛里闪烁着正常男人的火焰。

连丑陋的苍星,都没逃掉这些人的眼睛。

当然苍星相信,现在就是拿一头母猪来,这母猪也会一夜做上十几把新娘。

前提是苍天君允许的情况下。

“你们是不是又去比奇捣乱了?”苍天君看着苍月王,冷冷地说道。

苍月王低着头,没说话。

“真是有病,好好的呆着不好吗?为啥非要去扩张,非要去侵略?打仗有瘾啊?”苍天君没好气地骂道。

“祖父,现在岳楚河的徒弟,扬言要杀光苍月岛所有的不朽,而且……已经杀了很多了。”苍月王没接苍天君的话,而是自顾自的说道。

“自作孽,不可活!”苍天君气呼呼地说道;“你看看你,你都快二百岁了,现在像什么样子?你有一国之君的威仪吗?”

苍月王低着头,不说话。

“你这叫什么?小孩子打仗,自己手贱去招惹人,结果打不过,被人揍了,现在回家找家长,说人家打我你管不管?”苍天君指着苍月王说道:“你说我管不管?管的话,当初的岳楚河我就打不过,现在他的徒弟我就打的过了?我这老脸丢了一次还不够?还要在小辈面前再丢一次?”

“祖父,岳楚河的徒弟,并没有到圣战级别,他之所以可以屡次偷袭成功,完全是因为速度太快,每次杀了人就跑,我和苍星追不上而已。”苍月王赶紧说道。

“行了,我懂了!”苍天君很不耐烦地说道:“你们出去吧,这事我来处理!”

姐妹俩不敢多说,转身朝着外面走去。有了石壁上的蜡烛,姐妹俩走的很快,这蜡烛一直延伸到顶端,来的时候姐妹俩走了两个小时的路,这会儿只用了半个小时就走了出去。

楚阳带着二十万元宝回到了海底,南宫行继续修炼,这一次二十万元宝吸收完,南宫行的内功直接到了四十一级。

楚阳和南宫行聊了一会儿,苍月魔依然在睡觉,两个人也就休息了。

按照南宫行的说法,是马上要回比奇去,而楚阳的意思,就是让南宫行留在这里,等他弄到足够的元宝,至少可以让南宫行回到四十四级内功才回去。

南宫行也就留了下来,楚阳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又进入了苍月岛的皇城。

这一次,楚阳进入的是十大世家的杨家。

楚阳进了杨家的大门,二话没说,先砍了三个不朽之后,然后直接扬言:“你们的苍月王得罪了我,如果不想我继续杀人的话,拿三十万元宝来!”

杨家离高手众多,但是却没什么钱,这三十万还一下拿不出,楚阳一怒之下准备继续杀人,正在这个时候,一个老年女子的声音传了出来:“娃娃,你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楚阳惊讶一抬头,一个满头白发的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杨家厢房的房顶上。

楚阳眯眼看去。

圣战!

又一位圣战!

而且这位圣战看起来,要比苍月王还要难对付,楚阳眉头一皱:“你们做得了初一,就别怪我做了十五,你们苍月王屠杀我们比奇和蒙重国王的时候,可没想过这么做到底过分不过分!”

“呵呵,既然这么说了,大家都没道理,岳楚河说过,在道理讲不通的时候,拳头就是道理!”老年女子突然一步从房顶上迈下来,只一个呼吸的时间,就站在了楚阳面前。

老年女子手中没有任何武器,就伸出一只肥胖而干枯的手,砸向楚阳的面门。

楚阳一惊,这女子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楚阳毫不犹豫,转身就逃!

打肯定是打不过,虽然四十四级内功和四十五级相差只有一级,但是半圣和圣战却差着天上地下。

刚跑两步,那老年女子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出现在楚阳的面前。

楚阳大惊失色,这女子的速度,竟然比自己快了不止一点点。

这下楚阳慌了,自己敢肆无忌惮的到处乱闯,依靠就是自己的速度比那些圣战还要快一点,可是没想到眼前这个老妇人,居然比自己快了这么多。

打是肯定打不过,可是跑?

楚阳没多做犹豫,一咬牙,绕开老年女子,朝着海边狂奔,一边跑一边召唤出月灵,可是月灵一出现,直接被老年女子打的随风飘散。

楚阳疯了一样逃窜,但是老年女子从背后接二连三的追上来,干枯的手掌一掌一掌拍在楚阳的后背上。

楚阳咬着牙狂奔,喷了三口学之后,终于到了海边,那鲨鱼等在那里,楚阳一个高挑,跳进了鲨鱼的口中。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