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那些藕粉晾晒完之后,云不留又开始继续打造他的打铁室。

    铁匠炉有了,锻造台则是一截巨木桩,中间挖了个洞,之前他就想过将来需要打造器具,所以肯定需要打造一个锻造台。

    因此,他早就已经准备了个大铁锭,用铁水浇铸而成。

    不过现在看来,这大铁锭硬是够硬,但却太脆,他怕自己用大锤敲几下,一不小心可能大铁锭就承受不住他的巨力而被敲碎掉。

    所以,他需要将这块大铁锭高温加热,并锤炼一番。

    但有一点比较麻烦的是,他得先把那柄十斤左右重的大铁锤给锻造一下才行。因为那柄大铁锤也是生铁浇铸而成,质地同样很脆。

    于是,他又将之前用来锤盐矿等东西的那块黑石拿来当锤子,并用防火药剂在那截巨木桩上面图了一块地方。

    往铁匠炉里添加白炭,然后将那柄大铁锤扔进白炭中间,接着打了个响指,一团小火苗便出现在他的指尖。

    当然,他这完全就是为了耍一下帅而已。

    事实上,他搓火球根本不需要多余的动作,只需要精神意念调动外界的火属性能量,将它们聚集到一块,就能产生火焰了。

    不需要咒语,也不需要法印,原理也很简单。

    火焰落在白炭上,很快就将其烧红。

    他随手一挥,一缕微风便从铁匠炉的底部冲上来,而后风力渐渐加大,白炭越烧越红,并朝四周蔓延。

    没多久,炉中火焰便呼呼直蹿而起,大铁锤在炭火形成的火焰当中渐渐被烧红。

    当大铁锤红到通透时,他用铁钳子将其夹出,然后用黑石锤慢慢锤打。

    他不敢太使劲,因为黑石锤毕竟是石头,即便看起来很坚硬,但它的材质依然无法承受他的巨力。

    经过反复锻烧敲打,大铁锤的形状就变得不规则起来了,毕竟黑石锤的形状也很不规则,而且原先用来安装锤柄的孔洞也变小了。

    不过他倒是不担心,依然慢慢反复锤打。

    小半天时间,渐渐过去,原先的大铁锤已经缩水了一圈,内中的杂质变成黑色铁皮屑,落了一地。

    大铁锤终于被他锤成了一块不规则的铁锭。

    然后就是重新打孔,用铁钎硬生生从烧得通红的铁锭中间,砸出一个孔来,用来安装木柄。

    接着是重新塑形,这个倒是不难,用铁片压着铁锭,然后慢慢砸铁片就好了,只是不能太用力,否则铁片会被砸裂,毕竟太脆首发

    当那柄大铁锤重新锻造一番之后,半天的时间就过去了。

    他将重塑好的铁锤扔进用来淬火的水槽之中,嗞嗞声响起,水槽里冒起的青烟和气泡,还有一股子臊气。

    水槽里装的是小虎崽的尿液,以及各种动物油脂。

    当然还有清水加兑,虽然这几天下来,他都有指使小虎崽专门朝这个水槽里小便,但虎尿的量实在不多。

    云不留这么干,也是硬着头皮的,毕竟小虎崽那一虎脸不解的神情确实有些让云不留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估计这头小虎崽心里头可能也在想,这个古怪的主人干嘛对它的尿感兴趣吧!

    虽然他没有打过铁,但他也看过不少历史小说,那些小说中,许多男主角穿越回古代玩冶金技术的时候,都提到过用动物的尿液和动物油脂当淬火剂,说是这样可以增加铁器的硬度。

    至于其中的原理是什么,云不留就不是很清楚了。

    既然不懂,那就依样画葫芦瓢就是了!

    午饭之后,他给大铁锤重新安装了根木柄,一根黑漆漆的,重量估计有八九斤的大铁锤又重新出现在他手中。

    不过相比之前的大铁锤,这柄新锤给他的感觉要更加结实。

    现在,是时候开始重新锤炼那块大铁锭了。

    巨木桩上,那块被图了一层防火药剂的地方,已经被他砸得满是坑坑洼洼,不过没有关系,重新再图一块地方出来就是。

    当天晚上,那块大铁锤就被安在了巨木桩的中间,让巨木桩变成了一个简易的锻造台。

    然后第二天早餐之后,云不留就化身为打铁匠,开始重新铸造那柄柴刀和那些铁矛。当天下午,他就拎着柴刀,背上五根铁矛,重新踏上了前往大雪山的路程。

    这一次,他的目标有两个,一个是从大雪山上扛些冰块回来,另一个就是找些蜂蜜回来。

    带上小毛球和小虎崽,小白又变成了宅蛇,不愿出门了。

    云不留也不担心将它留在家里会有危险,以前还担心它干不过那些鹅村傻勇,但发现它是湖中隐藏大佬的后辈,他就不担心了。

    更何况,现在的它,那些鹅村傻勇们见了都得绕道走。

    不过他还是交待了它一声,照看一下小团子,别把小团子当食物给吞了,也别把楼下的小鹿崽它们母子给吞了。

    听到云不留这么交待的时候,小白昂着脑袋静静看着它。

    云不留也不知道它这是什么意思,只是伸手拍了拍它的脑袋,然后看了看喝完鹿奶,睡得正香的小团子,转身下楼。

    从小团子喜欢睡觉这点也可以看得出来,这颗小肉团,确实很有问题。正常的团子,在它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到处滚了。

    团子都是极为活泼好动的,什么事都敢尝试,完全不知道自己有多胖,也不知道自己是个小短腿,老干些蠢萌蠢萌的傻事。

    但这颗小团子却安静得有些不像话,吃了睡,睡了吃,不知道的还以为它还小呢!一开始云不留确实不知道,只以为它还小。

    直到检查出它的心脏有疾病,他才渐渐明白,事情不是那么回事。

    只是这个病,他没办法医治,或者说,不敢动手去做,毕竟用雷霆之力,将那些病变细胞杀死,可不是那么好掌控的。

    一不小心就很可能将这个脆弱的小生命终结掉。

    而且这个很可能的概念还不低。

    带着小毛球和小虎崽,行走在前往大湖东北岸的林间,走着走着,小毛球便在他耳畔吱了一声,小虎崽也呜呜叫了起来。

    云不留也不知道自己的运气算好还是不好,抬头就看到不远处一座漆黑的肉山挂在一棵巨木上。

    巨木底下,还围着四尊小肉山。

    ps:先更一章,今天有事,晚上的更新会晚点,先说声抱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